首頁 | 註冊 | 電子報 | 登入 | 訪客人數:6248148
 



 
搜尋討論區文章: <回討論區>

<國防通識課程的主角-軍訓教官>

熱門度:2426

發起者:黃松源

發起時間:2007-04-24 09:42:01

  當在軍訓教育日漸式微的同時,全國高中職校為因應全民國防教育的國防通識課程孕育而生。民國94年2月2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於民國95年2月1日正式施行的「全民國防教育法」,規定全國從小學到大學及社會階層都必須實施全民國防教育,而教育部為落實此一法令,並配合「95學年課程暫行綱要」的推動,於高中職以上學校實施國防通識課程,此一變革也為軍訓制度帶來了莫大的衝擊。另一方面,教育部「95學年課程暫行綱要」的推動乃在於因應「98學年課程綱要」的訂定。而各學科為了評估相關執行成效,進而研訂98學年該學科相關教學配套措施,在教育部的指導下委由相關院校成立了23個學科中心,而「國防通識學科中心」也在教育部的指導下委由新竹女中成立而成。 國防通識學科中心乃為推廣95學年課程暫行綱要配套措施之一環,最主要是透過宣傳、研習、訪視、諮詢等手段促進學科的健全發展為基本任務,目前該學科中心以國立新竹女中校長周朝松先生為兼任中心主任、國立新竹女中教務主任張美玉小姐為兼任工作小組長、下設專任助理2人,平時為國防通識課程的發展及教師的在職進修與教學資源的籌建而努力。既然國防通識課程將取代軍訓教育,那理所當然軍訓教官就應該是國防通識教師囉?這個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一般人只要具有教師資格及相關學科專長,也可以擔任國防通識教師,而目前校園中的軍訓教官卻完全不具備教師的資格,以至於軍訓教官在校園中的必須性,又再一次的受到嚴重的打擊,軍訓教官於校園中的存廢問題又再一次地血淋淋的浮在檯面上,究竟軍訓教官是否應該存在於高中職校中呢?到底軍訓制度出現了什麼問題呢?以下有幾點心得,提供各位讀者一個思考的空間: 一、「國防通識課程」像似爹不疼、娘不愛的棄嬰 我國國防法第3條規定:「中華民國之國防,為『全民國防』,包含國防軍事、全民防衛及與國防有關之政治、心理、科技等直接、間接有助於達成國防目的之事務。」也就是說,全民國防是以民眾為後盾,並且透過政府的施政,進而凝聚全民防衛的意識,而為了要落實全民國防的觀念,「全民國防教育法」孕育而生。另「全民國防教育法」第5條規定:「全民國防教育需以經常方式實施,範圍包括學校教育、政府機關(構)在職教育、社會教育與國防文物保護、宣導及教育」及第7條訂定:「各級學校應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並視實際需要,納入教學課程,實施多元教學活動。」據此,教育部於國民教育階段採融入式教學,大學階段以自主方式辦理,至於後期中等教育階段,乃採「國防通識課程」行之,如此也使軍訓課程中軍訓教官「傳達全民國防共識」的使命,更為具體明確。軍訓教官原來自於軍中,從年輕起就被灌輸國家、民族的觀念,對國防事務的實務歷練上更不亞於任於來自社會其他階層的學者或教師。在這方面,國防部的高層人士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為這一群自國防部嫁入教育部的怨婦(軍訓教官)說一句公道話。國防通識學科中心主任周朝松先生曾感慨的表示:「教育部成立的各個學科中心他們的背後都有一個或是數個組織、團體在力挺或是協助研發;惟與國防通識課程最有關連的國防部卻一句話都不說,寧願放著現有的全民國防教育師資不用,而要國防大學另尋一批教官伸入民間授課。」其實,現有的四千多個軍訓教官,每個人都擁有高中職以上學校的教學經驗,這些都是國防部手中擁有對全國實施全民國防教育最好的、也是最經濟的師資。所以說,國防部應該是「國防通識課程」背後最大的支柱,因為支持「國防通識課程」的持續成長,其實就是支持全民國防教育的發展。 二、「軍訓制度」像似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我國早在夏代時即建立有「庠」、「校」、「序」三種學校。其中「庠」是老人傳授經驗的場所,並以敬老和孝道為教學內容;「校」是教射、習射和操演或角力比武的場所;「序」是練習射箭打靶的地方,所以說「庠」、「校」、「序」是用來進行倫理教育和軍事訓練的場所,也是最早把軍事訓練納入學校的一種教育制度。民國元年教育部頒布「壬子、癸丑學制」,以「軍國民教育」為教育宗旨之一,並在各級學校大力推行,民國4年頒布「教育綱要」規定各級學校實施軍事教育,實現全國皆兵的目標。政府播遷來臺,考量文武合一教育,對民族的盛衰影響深遠,乃於民國40年決定恢復學生軍訓。由此看來,我國的軍訓制度由來已久,全國高中職校不管是老師、家長、學生莫不對此制度評以正面回應,莫像民意機關的藍綠攻防,成為政黨妥協或為反對而反對下的犧牲品,而政府機關決策者若能拋開政黨的意識形態,為了教育的百年大計著想,軍訓制度不僅應該保存起來,更應該發揚光大,就不會像過街老鼠般的人人喊打了! 三、「軍訓教官」像似破洞的皮球,沒氣了 當東方曙光初現,全國學校鐵門緩緩拉起時,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即是準備迎接學生到校的-軍訓教官。這一批不畏風寒酷暑、狂雨烈日的校園尖兵,學生安全的守護神,日復一日、一年365天全年無休的軍人,雖然已卸下軍中職務轉戰校園當一個校園的婆婆媽媽,但他們仍然心無悔恨、口無怨言,將革命軍人的無畏無私、犧牲奉獻帶給全國的青少年學子,為的就是他們的安全,給他們一個無虞無懼的學習環境,這也就是教育部所提倡的「全國教官,服務全國學生」的宗旨。每一個軍訓教官的背後都是一篇軍人奮鬥的故事,畢竟他們不是一生下來就當教官的,國家的政策讓他們自軍中轉任,擔任全國學生的導護,他們放棄了軍人的升遷、榮耀,辛辛苦苦的參加一場又一場的測試進入了校園,但這並不代表終點,更不是死路,對一個戎馬半生的軍人而言,他卻是軍人生涯的另一個開始。但近日來對於軍訓教官的存廢批判,卻足以讓精神飽滿的軍訓教官變成洩了氣的氣球,如同杜正勝部長於民國95年11月24日表示:「大學教官的歷史性功能已結束,教官退出大學校園的方式,將『遇缺不補』,讓教官自然退休。」當社會上還吵的沸沸揚揚的時候,身為軍訓教官的大家長卻不為他們爭取工作生存的權益,而是提早宣布了這一群為學生供獻一切的「軍訓教官」-死刑。尤其是大專院校設軍訓教官(室)乃「大學法」明令規定,如今都將撤出校園,更何況沒有法源依據的高中職校呢?再則,國防通識課程於95學年已正式起跑,教官在校園中的實質效益將從教授軍訓課轉變成校園安全維護及學生生活輔導,等到了98學年國防通識課程要由合格教師擔任時,軍訓教官在校園中的角色又會如何轉變呢?誰也不敢說!另一方面筆者以為,軍訓教官因深受軍中教育的洗滌,能再為國家貢獻一己之力,當會不遺餘力的付出,只是全民國防教育的中央主管機關-國防部,你們應該發揮起同袍之愛,手足之情,在一片軍訓教官存廢聲浪中,不懼不畏的站出來發聲,讓這群爹不疼娘不愛的孤兒們重新感受一下親情的溫暖,也讓他們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發揮另一層面的黃埔精神。 四、軍訓教官不是無敵鐵金剛,他們沒有分身術 民國96年1月24日報載:屏東縣恆春工商補校學生劉沅鑫遭硬物擊斃案件,其母到校傷心之餘,對在場處理的教官大罵:「你們教官都在幹什麼?學校死人了都不知道!?」從這一個傷心難過的校園事件中,不免讓人有所感觸,雖然說校園裡發生了如此重大的意外事件,對軍訓教官而言,在安全維護工作上實難辭其疚,但又有誰會去探討一下軍訓教官在全國高中職、校的人力問題呢?為什麼校園中有學生打架、鬧事,教官未出面制止呢?在當天事後教官為什麼在第一時間沒有發現呢?身為校園安全守護神的教官絕對不可能知道而不處理,那到底為什麼不介入處置呢?這個問題是不是值得深入探討究竟呢?自從去年(95)11月教育部杜部長對外公布:「配合大學校院學務工作盤整及軍訓制度改進方案,大學院校的軍訓教官將遇缺不補,逐年淡出。」因為有了杜部長的這個政策指示,95年度第2梯次新進軍訓教官甄試也臨時喊停;96年寒假的軍訓教官任滿2年的戶籍地遷調也改成不得跨縣市遷調;高中職校遷調大專院校作業停辦等等配套措施紛紛出爐。雖說,教育部為因應高中職校自95學年度實施新課程,原軍訓課10小時已改為國防通識課程4小時必修,而有上述因應作法,但是高中職校教官流失造成人力不足的鏡頭卻一再上演,難道得到了一樁又一樁的校園意外事件發生了,才知道要檢討嗎? 員林高中校長粘淑真女士在軍訓教官研習會議中,曾表示對軍訓教官團隊的印象:「最團結、最溫馨、最服從、最有紀律的團隊;講求服務、誠懇、犧牲、奉獻的最佳團隊;學校因為有您們,校長晚上可以安心睡覺;學生因為有您們,他們才可以快樂地成長。」在軍訓制度面臨寒冬時刻,粘校長的一席話無疑給了全國軍訓教官們一劑強心針,不過筆者以為再多的噓寒問暖也比不上軍訓教官們的自救共識,而為了要讓軍訓制度不至於泡沫化,為了讓校園更加安全,也讓學生們能在無虞的環境裡求取知識,以下有幾點針對軍訓改革的建議供讀者參考,並能為全國的軍訓教官們共同發聲、努力: 一、爭取「國防通識學科」設科 國防通識課程依據全民國防教育法的理念,將全民國防教育植入各級學校中,讓學生能瞭解政府在這方面的理念與作法,不僅能透過軍訓教官的授課灌輸學生全民國防知識,更能引起全國人民對國家的認同感與堅定的保衛國家意識。然過去的軍訓課程已配合95課程暫行綱要的實施,由過去的10學分大幅調降為4學分的國防通識課程,對一個初接觸軍事知識的高中學生而言已經略顯不足,而98課程綱要規劃實施在即,若國防通識課程再被精減,那無疑是將全民國防教育推出校園中,屆時將造成國人在學校教育階段的斷層,跟本無法與社會教育接軌,實非我國人之福;故考量高中15-18歲學生正處於公民素養養成核心階段,全民國防概念在此時植入正可培養青年學子愛國情操與衛民意識,為了不排擠其他課程及過多的國防議題衍生學生排斥,98課程綱要應以國防通識課程設科,並至少維持目前的必修4學分及選修2學分。 二、配合全民國防教育,教授國防通識課程 「全民國防教育法」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國防部…。」另第7條規定:「各級學校應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並視實際需要,納入教學課程,實施多元教學活動…。」依此全國高中職校自95學年起已正式實施國防通識課程;另一方面除了學校以外的政府機關、民間組職,他們的全民國防教育都是由主管機關-國防部,責由國防大學教官實施授課。而這些國防大學的教官均未具備教育部所謂的合格教師資格。有鑑於此,筆者以為軍訓教官於擔任國防通識教師的途徑,可有以下的參考模式: (一)國防通識課程應可以比照國防部對全民國防教育的師資規劃,由現任的軍訓教官透過取得國防大學指參學歷或是軍種核發的教官證書來比照運用。如此,不僅能符合教授課程內容所需,另一方面亦能使現任的軍訓教官在接受軍事深造(進修)教育的同時,一併取得擔任國防通識課程的授課資格。 (二)現任軍訓教官具備國防事務或軍事科技等相關系所(研究所)修畢之學分,得折抵國防通識課程教師所必修之相關教育學分,再由國防部(國防大學)進行甄選、訓練、授證,以取得國防通識教師資格。如此,即能將軍訓教官的授課資格合法化保障其權益,亦能減少教育部為了輔導軍訓教官轉任合格教師所必須負擔的成本。 三、教官員額儘速補足,以免衝擊校園安全工作 在教育部針對校園「反霸凌」、「春暉教育」雷厲風行及近日來校園頻傳「性侵害」案件的同時,主要的校園守護神-軍訓教官卻面臨著存廢的緊要關頭,筆者以為軍訓教官於校園中的功能不僅只是國防通識課程教學,其功能更在於校園安全的維護與學生生活的輔導,然而這些功能要發揮的淋漓盡致,就必須加強軍訓教官人力的分配與運用。95學年第2梯次的軍訓教官甄試,因為原先規劃大專院校將大量釋出軍訓教官至高中職校而停辦,不料經過一個寒假的等待後卻不盡人意。目前的高中職校教官因為自然退損因素,各校人力已明顯到達臨界點,不僅自己學校的工作要做,有時甚至要協助轄區內的國中、小學處理危安事件,所以校園安全維護工作都將會因為各校的教官人力不足而失去了原有的品質。故高中職校軍訓教官的人力補充乃勢在必行,教育部應本「寧缺勿濫」的原則,與國防部協調恢復辦理甄試,並將各校不足員額補足,另為免校園中變成軍中中高階軍官的待退場所,應將甄試條件及役齡標準重新研擬,讓真正的優質人力能夠進到校園中,共同為校園安全貢獻己力。 全國高中職校目前的軍訓教官仍依「高級中等以上學校學生軍訓實施辦法」於校園內從事國防通識課程教學,並同時協助學校執行學生生活輔導、處理學生校內外意外事件及維護校園安全等工作,在校園中的表現與貢獻,深獲學校師長、學生與家長之肯定,乃有目共睹之事實。惟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與人權意識的高漲,校園的發展目標、學務與輔導工作將受到調整與創新,軍訓教官處於校園中的扮演角色也就一直受到質疑,但在實質層面,不可否認軍訓教官有著不可取代的必須性,或許在這些學者、專家的眼裡他們只不過是一些從軍中轉變跑道缺乏衝勁的軍人,但在軍訓教官的心裡,他們永遠都是校園的守護神、學生的行為輔導老師啊!

<請登入會員以回應討論>

回應者:MaryJane

回應時間:2007-05-08 14:03:18

看到黃教官的用心與呼籲,真是深受感動。雖然我只能算半個圈內人,但知道這群最沒聲音的校園工作者,一直默默付出。面臨低氣壓籠罩的現況,請教官們加油,不要洩氣!你們的權益和付出不容漠視,有發聲機會就要好好把握。 松源教官的文筆和積極態度令人感佩,致上小小敬意。

回應者:與其沒有尊嚴的活著

回應時間:2008-03-15 08:59:17

看了本文 感覺是似乎是說得振振有詞 事實上確是對現況無濟於事 本文的幾個矛盾 本人再次提醒 請大家不要陷入以自我為中心思考的錯誤思維中 首先 軍訓課程已遭廢除 這是木已成舟 現在回頭 我想為時已晚 至於國防通識教育是否設科 各人以為這是政策主管機關權責 我等教官實不須太過在意 如果大家(主管機關權責)都認為十學分改成四學分合理 我們為何要去抗拒 上課多不代表課就一定重要 上課少也不代表就不能發揮專業 頂多是教官人數縮減 那又如何 時間到的退伍 還沒到的趕緊取得教育學分 通過教甄 您可以有更寬廣的選擇 教官人數減少 也不見得全是壞事 好處是 可以去蕪存菁 把那些大老粗 給淘汰 可以不再包山包海 有了教師資格 可以和老師們平起平坐 換回了尊嚴 又有何不好 唯一的缺點就是 大部份教官害怕挑戰 不求進步 對於取得教師資格心存恐懼 只想用比照或是就地合法的方式來繼續生存 時代不一樣了 要競爭就要有資格才有競爭力 年輕的教官們 讓我們共同努力 取得教師資格 擺脫包山包海 愚蠢看門角色 與其沒有尊嚴的活著 不如光榮的戰死 如果我們奮鬥過 就算教官真的退出校園 那又如何 至少比沒有人格的呆在校園好得多吧

回應者:diginity

回應時間:2008-03-19 14:29:38

尊嚴,另一種很好的思考角度...

回應者:112

回應時間:2008-04-11 23:32:27

為什麼不鼓勵教官報考各公私立大學的插大或研究所(有開辦教育學程的學校)

教育部普通高級中學課程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國立新竹女子高級中學)
地址:(300)新竹市300東區中華路二段270號
電話:03-5456611#806 傳真:03-5456668
中心主任:呂淑美校長  聯絡人:孫先碧先生歐芯余小姐
網站版本:105版
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學校-國立新竹女子高級中學發行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教育部105年全民國防教育
學術研討會報名網址:

http://goo.gl/5wmC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