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0年12月號

出刊日期:2012/1/01




本期目錄

 最新告示---共 0 則

 最新訊息---共 5 則

 專題文章---共 3 則

 新書介紹---共 1 則





其他公告


















教育部軍訓教官深造教育102年班考選作業說明


教育部軍訓教官深造教育102年班考選作業說明

<如附件>






好書介紹-國軍武裝與崛起東亞-好書推薦敎官參考閱覽


崛起東亞-聚焦新世紀解放軍 The Rise of Great Powers

    本書從宏觀戰略的角度著眼,探討、評估解放軍當前乃至未來變革與發展趨勢,不僅清楚剖析海上、空中、地面等傳統性武力,並首度對於具有神秘色彩的航母、聯合作戰、天軍、戰略嚇阻力量等,作全方位的研究與探討。

  內容客觀、翔實,極具深度,在在論及解放軍多項問題之梗概與核心,是近年不可多得的軍事專業論述。

 

 

國軍武裝

        本書詳列所有國軍現役主戰暨可能籌購之武器與裝備,發展沿革、成軍部署與性能諸元。讓您正確掌握國軍武裝現況與未來趨勢,是全民國防與軍事扎根的入門與捷徑。

        本書內容高度專業,極富權威,使用最正確的軍事術語與名稱,提供您充分、完整的資訊,兼具知識性與功能性。 






新書介紹:翼龍出海-中國航母的戰略與思維


 

作者:區肇威






「鷹眼三號」預警機返國 性能大幅提昇


圖片摘要
自美完成性能提昇的空中預警機,十八日凌晨由高雄港拖往小港機場,實施交接檢查。(軍聞社記者蔡宗恆攝)

圖片摘要
空軍四三九聯隊十八日將完成性能提昇返國的空中預警機拖往高雄航空站,圖為飛機準備拖離碼頭情形。(軍聞社記者蔡宗恆攝)

    (軍聞社記者蔡宗恆高雄十八日電)空軍「鷹眼三號」性能提昇專案的首批兩架空中預警機,十七日順利返抵高雄港,並在今天凌晨拖往高雄航空站,由空軍四三九聯隊進行後續的性能測試與交接檢查。四三九聯隊二十電戰大隊大隊長陳上校表示,此次E-2T型提昇至E-2K型,除可增進機隊整體管理效能外,且能進一步滿足全天候預警作戰能力。
     為前瞻未來作戰需求,因應重大災害發生時能適時擔負災區空域管制任務,空軍分批將E-2T空中預警機送往美國執行性能提昇至E-2K構型,首批經過海運,十七日上午由長榮海運意新輪運抵高雄港七十九號碼頭。
     為減少造成交通阻塞問題,空軍協調憲、警人員於今天凌晨拖往高雄航空站實施交接檢查,確保外觀、裝備與性能無誤後,近期將返回空軍屏東基地,正式加入戰備序列。
     當包著白色熱縮膠膜的空中預警機出現在市區道路時,雪白的機身相當耀眼,除了一旁跟拍的軍事迷外,部份民眾意外迎向難得一見的驚喜,紛紛拿起相機和手機,開心的和「走」在馬路上的飛機合影留念。
     二十電戰大隊大隊長陳上校指出,性能提昇至E-2K型的空中預警機,有助於提昇預警反應時間,增加對地、空機載具的搜索能力。其中,四葉螺旋槳更換為八葉後,使飛機更具穩定性與可靠度,讓飛行員可以在更安全、舒適的狀況下飛行,尤其,搭配新型戰情顯視器所提供快速完整的戰場情況,加速聯合指管效能,可有效支援國軍各類型作戰任務。
     陳上校表示,該型飛機能發揮早期預警功能,將臺海周邊任何對臺灣有危害的水面及空中目標,精準的透過電路系統情傳到指揮中心,讓指揮官能在第一時間掌握戰場景況,扮演聯合作戰中重要的角色。
     四三九聯隊後勤科長林中校也表示,看到預警機經過海運順利抵臺,內心覺得很踏實,雖然先前規畫與跨部會協調工作十分繁瑣,但在相關人員通力協助下,有了很好成果,感到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空中預警機主要任務為早期預警、攔截管制、通信中繼、聯合搜救等,以爭取反應時間,依令管制任務機執行各項任務,運用所搭載系統,可執行航跡管理及無線電中繼任務,性能相當優異。






數位教材發展與推廣第四次教材研發會議花絮已上傳


各位教官好:

本中心於2011/12/09所舉辦的普通高級中學課程全民國防教育學科資訊科技融入教學-數位教材發展與推廣第四次教材研發會議,會議照片已新增於"活動花絮",會議記錄如附件檔

http://defence.hgsh.hc.edu.tw/activity.php?submenu=1

請各位教官前往觀看。

 












美、俄新世代戰機


◎文:詹耀杰◎圖:美國空軍網站、蘇霍伊設計局網站

美、俄新世代戰機

編按

        置身二十一世紀,全球主要國家無不以前瞻的角度致力先進戰機的研發。就美、俄兩國的空軍來說,揮別二十世紀,代表著宣告戰機的世代進入新世代,集合高科技於一身的美製F-22猛禽式與俄製T-50等兩型匿蹤戰機先後問世,帶給世人耳目一新之感,而兩型戰機也成為競逐新世紀制空權的利器,並為己方取得空優。當萊特兄弟發明飛機,而且性能、機型隨著科技進步愈見優越與多元後,具備攻擊能力的戰機扮演空中打擊要角,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降的大小戰爭均一再證明,空權是戰場決勝的重要關鍵,而戰機也從第一代不斷演變,飛行速度、操控性能與攻擊火力持續精進、提昇。環顧二十世紀,美製與俄製的戰機因特色不同、風味各異,在外銷的市場裡各有死忠的客戶,美、俄兩國的空軍也藉各型戰機維繫空防。直至現今,二十世紀後半期服役的美製F-15E、F-16、F-18及俄製的米格、蘇愷等系列戰機仍擔負起作戰任務,並隨著性能升級確保戰力,但相關機種因服役多時,不久將來勢必面臨汰除命運,美俄兩國因而預先考量新世代戰機的建軍,以求因應。以美國空軍為例,二○○八年以前美國空軍就預估大約已有超過二千四百架的戰機機齡超過最初設定的壽限,若不及早獲得新一代戰機,屆時恐將產生戰力空窗期。正因如此,美國空軍加速完成了的F-22及F-35﹙閃電二式﹚等兩型戰機的發展規劃,希望F-22與F-35以高低搭檔,發揮作戰效能,為空防加分。 ★F-22戰機美國空軍目前部署一百八十六架F-22猛禽式戰機,明年年初接收最後一架F-22後,該型戰機的生產線將會停止,但仍獲得保留。美國空軍之所以不願大量產製F-22戰機,與該型戰機造價昂貴脫不了關係。美國空軍高層就曾表達,如果採購更多架的F-22,代表空軍其餘的建軍工作將遭到限制,一些預算會被排擠,如果能停產F-22,空軍可以做更多的事。顯見,即使知道F-22是可以倚重的新世代空優戰機,但買不起的壓力仍迫使建軍的決策者必須有別的思考。不過美國國防部已宣布即將在未來幾年撥款一百六十億美元進行F-22戰機的升級工作,主要提昇F-22的對地攻擊能力。據媒體報導,美國五角大廈已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簽署一份價值高達七十四億美元合約,用於升級F-22戰機的系統。強化對地攻擊能力的F-22戰機,配備合成孔徑雷達和投擲小直徑炸彈(SDB)的能力,一旦洛馬公司實施進一步升級後,F-22戰機將具備對八枚小直徑炸彈進行獨立導引攻擊的能力。事實上,美國空軍當初對F-22戰機的期許,不僅希望它是科技的結晶,亦期盼它具備高攻角時飛行操控性優異、良好的匿蹤功能、可短場起降、可超音速飛行等特性,扮演美國新世代稱職的重型空優戰機,以取代F-15E戰機。F-22的原型機於一九九○年九月試飛;同年十二月,原型機再完成六十度高攻角操控試飛,因測試過程的各項表現均符合預期,一九九一年四月美國國防部宣布由洛克希德馬丁、波音、通用動力等公司共同研發的YF-22得標,猛禽式戰機確定出線,進入量產階段。

    F-22戰機的動力採用兩具由普惠公司產製的F119-PW-100型渦輪發動機,每具後燃推力為156KN(35000lb),最高速度約在兩點二五馬赫,進行超音速巡航時有一點八二馬赫,巡航航程達三千二百公里。F-22裝有G250型輔助動力單元,戰機在地面時可不依賴外部電力,氣源自行啟動發動機。該型戰機採鈦合金及複合材料製造,機身長度十八點九二公尺、翼展十三點五六公尺、高五點零二公尺,最大起飛重量為二萬七千二百一十六公斤。

   F-22戰機的武裝掛載採內置式設計,固定武裝是一門M61A2型六管二○公厘旋轉機砲,可攜帶四百八十發砲彈,位於機腹的主武器艙裝有LAU-142/A型垂直投出發射器,可攜掛四枚 AIM-120A型或六枚採中途慣性導引及終端主動雷達歸向,具備射後不理能力的AIM-120C型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位於進氣口側面的兩個小武器艙,裝有LAU-141/A型發射架,可各攜掛一枚AIM-9M型或新型的AIM-9X 型響尾蛇短程空對空飛彈。除了空中攻擊武器外,F-22也可攜掛GBU-32聯合直接攻擊彈藥(JDAM)、風偏修正彈藥灑佈器(WCMDs)或GBU-39 小直徑炸彈(SDB)。 F-22戰機所有的航電系統功能,都是由兩部高速運算的通用整合式處理器掌控,而AN/ASQ-220型通訊/導航/識別系統(CNI)整合UHF/VHF通訊裝備、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戰術導航儀(TACAN)、儀器降落系統(ILS)、Mk12型敵我識別裝置(IFF)及聯合戰術資訊配發系統(JTIDS)接收裝置。另外,該型戰機擁有費查公司(Fairchild)的資料傳送裝置/大量記憶系統(DTE/MM)、兩套立頓公司(Litton)的LN-100F 型慣性導航系統(INS)、慣性參考系統(IRS)、洛馬公司的AN/ALR-94型整合電子戰次系統及AN/ALE-52型熱燄彈撒佈器等。 發展新一代匿蹤戰機是全球主要國家的建軍方向,中共亦不例外。在國際社會高度注目下,中共首架第五代匿蹤戰機「殲二十」(J-20)在中國大陸成都試飛。中共試飛殲二十戰機的時機正好適逢美國前國防部長蓋玆訪問中國大陸,當時部分軍事觀察家直指,中共是刻意藉此對美國表達不滿,並展示其空軍的建軍成果。不過,殲二十的出現並未得到好評,質疑聲不斷,許多專家均認為殲二十的表現仍不如F-22,甚至落後俄羅斯的T-50。或許是有感於中共空軍軍力恐造成亞太區域安全的威脅,美國空軍在日本沖繩部署F-22戰機,掌握制空權。 ★T-50戰機在今年莫斯科國際航空展的現場,俄羅斯向世人公開展示首架第五代匿蹤戰機T-50,並以僅有的兩架T-50原型機進行編隊飛行,成為目光焦點。T-50的出現代表著俄製戰機也進入第五代的全新世代,不讓美製的F-22戰機獨領風騷,甚至將拓展外銷市場,打響俄製第五代戰機的名聲。T-50戰機的研發工作由成立於一九三九年的蘇霍伊設計局團隊負責,該團隊以過去先後研發生產的蘇愷系列戰機聞名,過去所研發的飛機不僅由俄羅斯空軍與海軍廣泛使用,包括中國大陸、印度、波蘭、捷克、匈牙利、敘利亞、埃及、喬治亞、安哥拉、伊朗等國都是蘇霍伊設計局的顧客,相關機種迄今均在飛行線上展現實力,堪稱是除米格戰機家族外,咸具特色的俄製戰機代表。而蘇霍伊設計局從家族系列的第一款SU-1高空截擊機開始,其研發的觸角甚廣,舉凡輕型轟炸機、戰鬥機、地面攻擊機、攔截機、教練機、艦載戰鬥機、單座特技飛機、商務飛機、噴射客機等機型,均是其發展項目。蘇霍伊設計局研發T-50戰機主要融合了原本蘇愷四十七與米格一點四四兩種機型的特色。從外形來看,T-50有F-22及F-35兩型戰機的風格,動力採兩具 AL-41F發動機,巡防速度每小時可達一千三百公里,最快速度每小時可至二千公里,航程達五千五百公里,實用升限二萬公尺。與F-22無異,T-50戰機能匿蹤、作戰半徑大、能超音速飛行、可短場起降、對地攻擊能力不欠缺,超視距作戰更是一大特色,數十公里外的目標難逃其視距外飛彈攻擊。T-50戰機由俄羅斯與印度共同出資研發,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曾在遠東地區一處空軍基地首度試飛,預計要到二○一六年才可能量產,提供俄、印兩國的空軍使用。






我國參與國際海洋事務合作策略芻議


各位教官好:

因本文章篇幅過長,請參閱附件檔。



 






中共南海軍事戰略意涵的檢視


 陸戰隊上校 郭添漢
提  要:
        2010年3月上旬,中共斷然宣稱南海是攸關中共領土完整「核心利益」,造成周邊國家的不安與區域的緊張。由此而論,中共似乎已放棄在上世紀八○年代,鄧小平所提出「主權屬我,暫時擱置,共同開發」的倡議;南海的島嶼爭端將使各方的焦點再度集中到中共的南海戰略。特別是在中共軍方不斷的掀起要求「守土保疆」的聲浪下,中共能否堅持先前的政策,也將考驗中共能否維持「和諧世界」的大戰略。本文從南海對中共的戰略價值的探討。同時,藉由對於中共南海政策的發展,更進一步檢視其南海軍事戰略意涵。
關鍵詞:軍事戰略、南海政策、核心利益
壹、前言
        2010年3月上旬媒體報導,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向到訪的美國副國務卿史坦伯格(James Steinberg)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貝德(Jeffrey Bader)表達,南海是其「核心利益」〔註一〕。終於促使美國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八月初在河內舉行的東協區域論壇(ARF)時,拋出南海島嶼領土爭議「事關美國國家利益」的話題〔註二〕,同時美國航母「喬治華盛頓號」駛至越南南峴港外,招待越南軍方與外交官員登艦參訪,除了象徵美越關係的進展,也讓南海問題再次成為戰略焦點〔註三〕。
       上世紀九○年代,中共與東協各國在政治、經貿、文化等各領域的合作加強,並建立對話機制;對南海主權爭端,中共向南海周邊各國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倡議〔註四〕。而中共斷然宣稱南海是攸關中共領土完整「核心利益」,顯示中共已放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倡議;南海的島嶼爭端將使各方的焦點再度集中到中共的南海戰略領域,特別是在中共軍方不斷的掀起要求「守土保疆」的聲浪下,中共能否堅持先前「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政策,也將考驗中共能否維持「和平發展」的大戰略〔註五〕。因此,本文從南海對中共的戰略價值的探討。同時,藉由對於中共南海政策的發展,更進一步檢視其南海軍事戰略意涵。
貳、南海對中共的戰略價值
        為瞭解中共南海政策內容,首需瞭解南海對中共戰略價值的利益所在。「南海」又稱為「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位居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的航運要衝,北經台灣海峽與東海相通,東經呂宋海峽與太平洋相連,西經麻六甲海峽直達印度洋,就地略形勢而言,為大陸「鎖鑰之地」,東出太平洋、南入印度洋咽喉位置,加上擁有豐富自然資源,在軍事與經濟上都具有重要戰略價值,成為各國窺視、搶奪目標〔註六〕。因此,就中共而言,能控制南海,誰就可以控制東南亞,進而控制整個西北太平洋、東亞及澳洲等地區〔註七〕。現就地緣戰略、軍事戰略及經濟戰略等三方面,以瞭解南海局勢的穩定與否,為何如此深切影響著中共南海政策。
一、地緣戰略價值
        南海位於北緯23度27分至南緯3度、東經99度10分至122度10分之間,北界泛起中國的海南島、廣西、廣東省及台灣地區;東界至菲律賓、婆羅洲的東馬來西亞與汶萊;南界至印尼、新加坡;西界越南,南北縱長約2400公里,東西橫寬約1300公里。南海海域概成東北到西南向的半封閉海域,通稱為「地理湖」〔註八〕。一般而言,半封閉海域特性有二。第一、周圍多由二個以上之沿海國所包圍;另一個則是有重要出入的海峽與大洋相連〔註九〕。南海面積約為350萬平方公里〔註十〕,約為16個廣東省面積的總和,並等同於渤海、黃海及東海總面積的3倍〔註十一〕。其間島嶼計270餘個,以齊聚並分散於南海南北海域,構成進出南海航運路線的控制要點。
        另外,南海是世界最重要戰略航運線之一〔註十二〕。據估計約有25%世界航運量行經本區,其中日本進口原油近80%運用此航線〔註十三〕,另中共有39個主要海外航運線,其中有21個經過南沙群島海域,將近60%外貿運輸需從此處經過〔註十四〕。
南海位處海、陸、空交通十字路口,連接亞洲大陸及澳洲等兩大洲,銜接兩大洋,阨控西太平洋至印度洋海上交通要衝,被人稱作「亞洲的地中海」〔註十五〕。同時,南海北方航道可銜接巴士海峽、台灣海峽到達西太平洋,南向主要有3個航道,分別為麻六甲海峽(Malacca Strait)、巽他海峽(Sunda Strait)、龍目海峽(Lombok Strait)通達印度洋〔註十六〕。數世紀以來,均為東亞通往南亞、中東、非洲、歐洲必經的最近國際重要航道,具有重要地緣戰略價值〔註十七〕。因此,南海群島主權的擁有攸關著南海航行權的掌控,也就形成預想成為區域強權者的基石。
二、軍事戰略價值
        南海是中國大陸東南面海洋的戰略要衝,有利於中共海洋權利的維護〔註十八〕。掌控南海軍事價值需先控制南海諸島礁的主權,因為這攸關著中共海洋的權益的發揮。依據1984年《國際海洋法公約》,海上島嶼擁有同陸地國境相同的12浬領海區、200浬專屬經濟區及350浬大陸棚〔註十九〕。因此,南海周邊國家紛紛爭相奪佔南海島礁,以擴張國家合法的領海區域,以致於南海諸群島中最具爭議的南沙群島,現有「六國七雄」聲稱具有該完整群島或部分島礁的主權〔註二十〕。除印尼未佔據任何島嶼,但與該國宣稱專屬經濟區與大陸棚海域重疊〔註二一〕,餘為中共與越南及菲律賓三個國家爭執衝突最烈,甚至發生軍事武裝衝突,現以越南佔領30個島礁最多;另目前已知在該海域興建的機場有永興島(中共)、南威島(越南)、彈丸礁(馬來西亞)、中業島(菲律賓)及我國太平島機場〔註二二〕。東南亞國家所以搶占南沙群島主因之一,也就是覬覦南海的軍事戰略的價值。
        南海對中共的重要性,在面對強權國家的侵犯可成為國防上的戰略緩衝區,控制南海就可增加防禦縱深,並且取得遏制敵人有利的地位〔註二三〕。同時對中共而言,欲成為區域強權國家,有助於掌控東南亞國家發展與區域局勢的穩定。
三、經濟戰略價值
        南海海域眾多的島、礁、沙灘,面積雖小,但分布廣泛,且多是珊瑚礁,南海海域蘊藏著大量的礦產資源,其中石油及天然氣資源尤為豐富,依據1968年聯合國資源探測單位宣稱,南海海域內具有豐富石油礦產後,引起周邊國家的覬覦。據美國能源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Energy)的資料顯示,南海地區石油蘊藏量約為267億桶〔註二四〕,但中共則高估為1,500億桶,認為南海儲油量是第二個「波斯灣」〔註二五〕。
        南海周邊水域海床調查,儲有豐富的錳、鎳、鈷、鈦等稀有礦藏〔註二六〕。南海的生物資源是擁有多種高商業價值魚種的漁場,如鮪魚、?類、鯖類及沙丁魚種等,均為海域周邊國家人民重要食物來源外,更是當地民眾就業的區域〔註二七〕。無可置疑地,南海蘊藏豐富的碳氫化合物及海洋漁業資源,對於南海周邊國家的經濟發展,及人民的日常生活造成極為深遠影響,故南海具有重要經濟戰略價值。中共如能掌控南海地區的主權,將主掌南海周邊國家生存與發展,更直接掌控東協與中共之間非傳統安全與經濟合作等議題的主導權。
參、中共「南海政策」發展
        中共建政初期受限於國力,無法涵蓋中共全境海岸島嶼的安全,而持較為消極保守的態度。南海主權主張是隨著南海問題而產生「南海政策」,並隨著中共整體的外交政策所制訂的特定方針與措施,成為中共國家整體外交政策的一環〔註二八〕。中共南海政策基本主張,主要考量與「東協」國家之間的和平、穩定與發展為其主要考量因素,是採取以經濟為主的政策走向,以「保守溫和克制、和平解決紛爭」的態度,企圖營造一個大國和睦、友好鄰國友邦的形象,為中共改革開放和現代化經濟建設創造一個平和及友好和睦的安全環境〔註二九〕。
        因此,中共對東南亞政策的策劃是與南海主權爭議問題相結合密不可分。國家發展政策會依國際環境變動與衝擊而有所轉變,中共南海政策轉變亦是如此。中共南海政策發展概可區分三個階段:主權外交宣示期、武力衝突期、主動合作開發期〔註三十〕,分別敘述如後:
一、外交宣示時期(1949-1973年)
        中共建政初期一切外交施政手段受馬克思主義的影響,積極與蘇聯保持密切關係,迄六○年代中蘇交惡後,外交改採取獨立自主方式,改變以往反美親蘇路線,積極主動與第三世界國家交往〔註三一〕。中共此階段最大外交威脅來源,有美國、蘇聯兩大強權及台灣。因此,中共企圖拉攏第三世界國家並保持良好關係,以團結第三世界的國家,減少外來威脅對國家安全的衝擊〔註三二〕。
        此時期中共南海政策首見於周恩來於1951年8月15日的外交聲明,針對美日和會發表「關於美英對日合約草案及舊金山會議聲明」,指出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及東沙群島「一向為中國領土」〔註三三〕。之後又分別於1956年5月、1958年9月、1959年2月及1974年越南進佔西沙及南沙群島後,中共屢次重申主權立場〔註三四〕,但都無法獲得地區戰略利益,究其原因,中共無實際佔領、管轄、經營,其主因為軍事能力未能實際到達地區所致〔註三五〕。
        中共在這個時期對南海主權的作為,是運用國際宣示、嚴正的外交辭令傳達對南海主權的擁有,相較同時對陸權掌握的積極行動,與蘇聯、印度發生多次激烈的戰爭〔註三六〕,中共考量建政初期優先確保政權的穩定,對陸權周邊安全問題的關注重於海權及島礁主權的佔領,因此在本階段為「鞏固陸權、宣示海權」的政治時期。
二、武力衝突時期(1974-1989年)
        1979年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政策,鄧小平評估世界局勢的發展,中共改革開放要在一個和平且安全環境中推行四個現代化〔註三七〕。因此,中共調整修正外交政策為,(一)不再與任何大國結盟或建立戰略關係;(二)外交重點工作為推動「經濟外交」;(三)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處理國際關係;(四)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以和平協商方式解決國際爭端;(五)根據國際形勢的發展,適時提出建立國際經濟政治新秩序問題,等五個方向發展〔註三八〕。
        中共為落實四個現代化發展計畫,同步於1979年展開與蘇聯的國家正常外交關係談判。期間中共領導人多次出訪,展現正常外交關係的成果。中共與大國之間數次的高層訪問,奠基良好的國際經貿合作基礎,期間雖然與越南發生三次主權紛爭引發戰火外〔註三九〕,整體國際關係與國家形象仍大幅揚升,有利於中共四個現代化快速發展。
中共在11屆3中全會提出四個現代化,並以經濟發展戰略為基本政策後,自此以經濟發展為主要目標,同時軍事力量則成為防衛及掃蕩經濟發展阻礙的手段,應付突發事件和局部衝突或戰爭,並為未來可能發生的戰爭奠定基礎〔註四十〕。中共學者認為追求經濟安全利益外,仍需要為國家建設與創造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因此,要求軍方盡力避免捲入新的戰爭外,更強調把可能發生的戰爭,擋在國境以外地區〔註四一〕。中共軍方在此戰略安全思維考量下,建立禦敵於外的軍事力量、戰略據點或前進基地,並拓展戰略縱深的規劃,南海海域及各島群諸島,則為南方國境必須掌控與建立的安全防護警戒網〔註四二〕。
        1974年美國撤出在越南軍力部署之同時,中共於3月19日從前南越軍隊手中奪回西沙群島〔註四三〕。另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提出後,當時中共經濟發展已獲取成果,且國際地位也逐步提升,對南海主權主張態度愈趨鮮明與積極。如加強永興島戰備工程,建立前進戰略基地;1983年海軍編隊演訓首次到達曾母暗沙〔註四四〕;1986年12月31日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至西沙群島訪問,為歷年來中共最高領導人到訪南海〔註四五〕;1987年5月16日至6月6日,南海艦隊編組6艘軍艦,首次赴南沙群島海域演習,最遠達最南領土曾母暗沙,上述作為在政治方面上宣示中共擁有南海群島主權,另在軍事方面則展現中共軍力發展成果與戰略威懾能力,均引發南海周邊國家安全威脅的意識〔註四六〕。
        在本階段可觀察到中共在四個現代化經改政策指導下,綜合國力快速攀升,為持續鞏固政權穩定及提升國際影響力,中共海洋政策已逐漸向黃海、東海及南海等近海海域擴展海權。中共積極的外交訪問,提升在世界國際關係中重要角色地位。另在南海主權鞏固作為中,對佔有者不惜動武解決糾紛問題的態度,中共原僅重視陸權邊界的主權安全,並同時提升對近海海域戰略縱深的掌控,形成「陸海權並重」的防衛作為,也為中共成為區域強權奠定更穩固的基礎。
三、爭取主動時期(1990年-至今)
        冷戰結束後,世界兩強雙極的格局已經結束,世界朝向多極的化的方向發展,和平與經濟發展為重要主題〔註四七〕。國際環境不利中共的發展,中共政權依循鄧小平指示「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沈著應付、絕不當頭、韜光養晦、有所作為」24字方針來修正外交政策〔註四八〕,尤其對於主權爭議地區更是採取穩健的政策,並不急於解決主權爭議。
        中共前總理李鵬於1990年8月答覆新加坡《聯合早報》訪問時表示:「在中國無可爭辯的主權前提下,中國願暫時擱置南沙主權問題,與東協國家共同開發南沙資源。〔註四九〕」至1993年3月15日李鵬在中共8屆人大工作報告中,正式發表「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和平解決」南海問題爭端解決政策〔註五十〕。李鵬提出南海問題解決政策特點,就是中共「共同開發」政策前提下,強調中共擁有主權問題是無可爭辯的,並一再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與區域化,並始終與各爭端國家採取一對一的「雙邊對談」,絕不容許多邊談判,並反對無關國家干預,尤以美日國際強權〔註五一〕。中共認為將南海問題透過多邊會商解決,因各國訴求不同,又擔心其他國家聯合起來對付她。在行使多邊同時會商將有可能使南海島嶼主權問題更加複雜化,為避免其他大國利用此一爭議拉攏相關國家得到政治外交利益,故認為任何與南海主權爭議無關其他國家不得介入調解。
        中共在1983年提出睦鄰概念後,在1993年國務院總理李鵬在8屆人大會議上進行工作報告強調,「積極發展同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關係,爭取和平安寧的周邊環境,是我國外交工作的重點。」自始睦鄰外交成為外交工作重點,江澤民又於2002年16大工作報告中指出「我們要繼續加強睦鄰友好,堅持與鄰為善、與鄰為伴,加強區域合作,把同周邊國家的交流和合作推向新水平」。由此開始,睦鄰政策在16大後更以「與鄰為善、與鄰為伴」成為新的外交政策方針〔註五二〕。
        2003年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出席東南亞國協高峰會時,更進一步提出「睦鄰、安鄰、富鄰」(三鄰)的新睦鄰外交政策〔註五三〕。加強與周邊國家互動及友好關係,企圖擱置主權問題爭議下,共同開發地區資源與區域整合,透過「三鄰」準則,以「大國為關鍵、周邊是首要」的基礎,強化東亞地區領導地位,以產生外交領域的「磁場效應」,擴大在國際間地位與國力,澈底解決國家主權問題,做為爭霸全球的起點〔註五四〕。
2010年3月上旬北京向國際公開宣示南海是中國大陸的一部分,是中共的核心利益,首度把南海納入核心國家利益,意謂中共將不惜使用武力來保護其南海主權。同年4月又在南海實施長達三星期的軍事演習,甚至遠在青島的北海艦隊也參加此次演習,並進入南沙群島,停泊於永暑礁,同時中共戰機亦從不同機場起飛,演練科目包括南海上空的行動、夜間飛行、空中加油、雷達干擾和轟炸模擬等作戰能力,強化對南海主權宣示〔註五五〕。
        綜合而言,中共未來仍應堅持對周邊鄰國實施睦鄰外交政策,仍不允許南海主權爭議推向「國際化」及「多邊化」協商處理,拒絕美日印等區域外大國的力量干涉,更持續推動當事國直接雙邊協商會談解決問題。但考量經濟發展上仍靠與美國的良好關係,在南海問題亦需東南亞區域關係的穩定,因此中共南海問題至今奉行「韜光養晦」之外交政策。根據學者甘宗源研究中共17大的外交工作報告,認為中共外交戰略已然邁向區域甚至國際霸權方向發展〔註五六〕,並藉由「大國外交」穩定發展與其他國家關係,提升其國際地位與影響力〔註五七〕。所以至今南海主權談判在未有顯著的成果下,在中共經濟持續發展促進其綜合國力增長後,引領軍事現代化的成果,成為亞太地區的「領頭羊」〔註五八〕。軍事威懾與區域安全在平行運作下,南海政策愈具彈性與多元化。
肆、中共「南海政策」的軍事戰略意涵
        中共實行睦鄰外交政策是要塑造和平有利的周邊環境〔註五九〕,中共視東協為其南方戰略屏障,在政治上和睦共處、經濟上相互依存、軍事上安全互信。因此,中共的睦鄰外交政策成果就是南海政策具體作為的展現。依前段中共南海政策內容所述,中共睦鄰外交政策,不僅僅是中共希望促進區域合作,和平解決爭端,更著重維護自身的安全與區域的穩定和各國的對話合作,建構一個符合自己利益的區域安全體系〔註六十〕。為要達到此目標與要求,必須要有一支強大足以維護全中共的武裝力量為基礎,在正確國防戰略指導軍事戰略作為下創造有利戰略態勢,確保鞏固國家安全無慮,以支持國家戰略的執行,其軍事戰略意涵闡述如後:
一、中共南海軍事戰略發展
        南海主權各爭端國均覬覦南海地緣戰略價值及資源與航權之利,而中共除重視上述之利益外,更強調南海為戰略緩衝區是利於保護中共的海洋權益,與保障已發展經濟的沿海省區,其中控制南海可增加中共戰略縱深防禦前哨陣地、確保能源安全航道及華南地區海上屏障,同時並可取得控制對手的有利地位〔註六一〕,是一個「既是盾、也是矛」的兵家必爭之「衢地」〔註六二〕,在軍事戰略上有深遠的意義。
        依據中共人民解放軍「積極防禦」的軍事戰略,其中心任務是維護國家安全利益,保障領土主權、海洋權益和社會秩序,並確保國家經濟建設和改革開放需要的穩定內外環境〔註六三〕。中共經濟制度開放是由沿海省分逐次向內陸省分發展,中共經濟發展成果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國〔註六四〕。中共為確保現有經濟發展的成果,若發生戰爭,自當不願放棄沿海已發展的工業城市,並「在大門迎擊敵人」與敵作戰。解放軍前總參謀長羅瑞卿主張,將戰爭消滅在敵人土地上,制敵機先、以攻為守,把戰爭阻止在戰爭策源地〔註六五〕。也就是說南海是中共處理軍事衝突解決區,不將戰火波及中共國家本土的安全。另有國內學者翁明賢指出,兩岸近年交往頻繁和解氣氛濃厚,中共藉此機會推動「333戰略」,構建一個內海戰略,將第一島鏈核心要點台灣和平統一後,直接瓦解第一島鏈的圍堵,迫使美國勢力撤退至第二島鏈,此時西太平洋及南海將淪為中共內海勢力區,直接將海上威脅源推出第一島鏈以外至第二島鏈區域〔註六六〕。如此推論,正符中共解放軍前總參謀長羅瑞卿所提的主張,前後相互呼應。
中共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劃定南海海域領海基線主權的涵意,攸關著中共在軍事戰略上在南海區域的戰略縱深緩衝區域、同時影響著中共能源補給線安全威脅及經濟資源開發等因素考量。其中中共進口原油依賴中東及非洲地區,其中有40%來自中東,另30%來自非洲,這兩個區域的油源航道,都必須經過印度洋由麻六甲海峽進入南海,再轉入中共沿海三大煉油基地(廣東湛江、浙江寧波、河北秦皇島),中共能源航道完整暴露於印度洋,區域大國的威脅對中共經濟成長與發展是極度的敏感。因此,中共醞釀發展「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註六七〕能源戰略保護油源航道的安全〔註六八〕。在到達麻六甲海峽進入南海之前,就可直接進入中共海軍防衛區域,減少能源航道遭威脅而感不安。因此,南海海上戰略通道安全與通暢,是中共國家經濟安全利益優先目標〔註六九〕,也是軍事戰略意涵上不可缺少的一面擋火牆。
二、中共在南海軍事戰略佈局
        近年來中共在海南島大舉擴軍訊息不斷見諸於媒體,顯示南海已成為中共軍事戰略佈局的重鎮。其中在海南島持續興建大型潛艦基地,及建構航空母艦戰力,上述兩項議題有助於中共掌控南海主權,以下就針對此議題概述如後:
(一)海南島三亞基地
        2008年4-5月英國《詹氏防衛雜誌》報導,中共在海南島三亞市興建一座大型的潛艦戰略基地,做為進駐核潛艦及停靠航空母艦,南海已成為中共軍事戰略佈局的重鎮,也顯示中共兵力部署重心繼續向南移〔註七十〕。三亞基地啟用後,將可成為最新型的094型「晉」級核潛艦基地,該艦在海南島南部5,000公尺深的海域中將如魚得水,故三亞將成為中共宰制南海的主要基地〔註七一〕。國內戰略學者沈明室認為,南海諸島據點及海南島基地對於南海主權爭議的解決,可以發揮重要作用〔註七二〕。綜言之,三亞基地具有進可攻退可守之戰略意涵,中共可藉此作為封鎖南海與麻六甲海峽航道之支點,並進而具有掌控印度洋的實力;且該基地完成後,再結合航母服役,將如虎添翼威脅到南海周邊國防安全。中共在海南島建構大型潛艦戰略基地,將有助於掌控及處理海上爭端與衝突,並因應南海情勢,同時可掌控南海主權及資源、維護能源航道安全,及打破美日島鏈封鎖,藉此建立威懾力量。
(二)發展航空母艦
        國外專家指出,中共建造航母是針對南海海上交通線及藏量豐富的石油〔註七三〕。中共海軍司令員吳勝利表示:「國家利益的領域拓展到哪裡,戰鬥力建設的能力就要延伸到哪裡。國家利益的威脅來自哪裡,戰鬥力建設的核心能力就指向哪裡。〔註七四〕」另大陸學者黃立亦指出,從海權戰略角度看,掌握制海權,航母是最有效手段〔註七五〕。綜合學者專家觀點,當中共在國家戰略安全及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發展成果所需,已無法滿足屈居於三海(黃海、東海及南海)之內的近海海洋政策,要想成為東亞大國與世界的強權,勢必將發展遠洋戰略始能成功。然而欲達到此目標,最重要是發展航空母艦,才能有效的在該海域投射海空兵力。可見,中共在面臨著海洋資源被瓜分、被掠奪等非常嚴峻的局面和挑戰,所以中共積極建造航母以維護國家領土主權、海外利益以及保障海洋資源。
三、中共南海軍事武力佈局之意涵
        國內戰略學者沈明室認為中共的積極防禦戰略可以避免與周邊國家發生緊張關係(睦鄰),有助於建立和平穩定的戰略環境,並專心於發展經濟。另外,強調要做好軍事鬥爭準備(亮劍),當中共認為領土主權受到威脅時,可以使用軍事武力來遏止敵人的攻勢或行動〔註七六〕。中共在處理南海問題時,力圖營造一個和平穩定外在環境與睦鄰友好的關係,以利於國內經濟發展。當中共高唱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但暗地卻不斷強化南海戰力,特別是,近年中共解放軍隨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實力以大幅提升,其中海軍向東海與南海投射的能力更令人側目〔註七七〕。其中南海艦隊是中共潛艦的大本營,且近年中共新服役的飛彈巡防艦也多配屬在南海艦隊,然而最受矚目的還是核子潛艦、新型傳統動力潛艦及未來可能的航空母艦〔註七八〕,這些跡象顯示中共正在擘劃一個海洋戰略,而南海艦隊及海南島所處的地緣位置具有其重要戰略性。
        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明確的指出:「必須服從於和服務於我們國家的發展戰略。〔註七九〕」強調軍隊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所以是維護和實現國家利益的重要工具,因為國家利益就是軍隊要維護的利益,就是軍事戰略所要謀求的利益。由於軍事戰略著眼於國家利益,所以在維護中共強調的無產階級利益和全國民族人民的利益。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在17大報告中,要求共軍「做好軍事鬥爭準備」,可見胡的軍事戰略思維已從上世紀九○年代的「韜光養晦」積極轉向「有所作為」〔註八十〕。所以,北京在2010年向國際首度公開宣示南海是中共的核心利益,意謂中共將不惜使用武力來保護其南海主權。歸結而言,中共軍事武力在領土主權問題的運用中,扮演工具性的角色〔註八一〕。簡言之,就是以軍事武力為工具,藉此達到國家安全戰略目標。也就是以武力奪回南海諸島,中共處理南海領土主權問題另一項選擇。
伍、結語
        近年來中共在南海的強勢作為,確實提高周邊國家的不安與區域的緊張。然中共南海問題的基本指導政策,仍是依據鄧小平於1984年提出「有些國際領土爭端,要從現實出發,尋求新路子解決,可先不談主權,共同開發。〔註八二〕」其內含形成「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政策基礎。在「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政策主張,其目的就是與主權爭議國優先發展經濟,反對主權議題磋商,以降低彼此之間的爭議,創造富裕的生活,讓主權糾紛解決形成水到渠成的問題〔註八三〕。中共面對周邊國家的疑慮及美、日等區域外國家的企圖,採取以倡導「和諧世界」推動睦鄰外交與推展中華文化「軟權力」等作為,積極改善與周邊國家關係,以凸顯中共發展的國際和平形象〔註八四〕。
        另領土主權完整是中共核心利益之一,主權收回必然是要解決,但解決的方式、手段與成果,如能符合國格或國體的國家面子,及國防軍事戰略安全與區域外大國不得介入的立場上,在「以大事小以仁」的中國戰略文化思想,面對東南亞國家的要求,將會是一個令東協滿意合作模式,促使東協各國仍願意繼續與中共合作。然在中共戰略思維裡,「和戰兩手」是一貫的策略;中共在國家戰略安全及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發展成果所需,已無法滿足屈居於三海(黃海、東海及南海)之內的近海海洋政策,要想成為東亞大國與世界的強權,勢必將發展遠洋戰略始能成功。為確保順利向太平洋或印度洋等遠洋能力發展,必須優先解決近海主權糾紛。從近期中共機艦在南海活動頻繁的情況來看,未來也將會透過其強化遠洋戰力的方式,有效維護南海主權的能力。此舉除了強化其自身的防衛能力更具有軍事戰略威懾意涵,而武力奪回島嶼在南海主權議題處理上,將為中共另一項選擇方式。

 

註釋
註一:李 怡,〈南海利益為何能改變和平?〉,《天下雜誌網站》,<http://m.cw.com.tw/article.jsp?id=41772>,檢索日期:2011/3/17。
註二:朱雲漢,〈美重返亞洲  強烈衝擊東亞國家〉,《中國時報》,2010年8月6日,版A18。
註三:李忠謙,〈美艦又訪越  南海爭議再起〉,《青年日報》,2010年8月11日,版5。
註四:耿向東,《當代中國外交》(香港:中華書局,2010年初版),頁156-157。
註五:張立德,〈中共宣稱「南海為領土核心利益」之影響〉,《國防情勢雙週報》,第6期,2010年7月21日,頁17。
註六:梁華傑,〈南海主權爭議 加速美「重亞輕歐」布局〉,《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網站》,2010年12月16日<http://defence.hgsh.hc.edu.tw/announce.php?submenu=3>,檢索日期:2011/3/21。
註七:葛勇平,〈南沙群島主權爭端及中國對策分析〉,《太平洋學報》,第9期,2009年,頁72。
註八:趙明義、張延廷,〈南海諸島主權爭端論析〉,《軍事社會科學半年刊》,創刊號,2000年1月,頁3。
註九:孫大川,〈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我國南海島礁主權之影響〉,《國防雜誌》,第21卷,第2期,2006年4月,頁54。
註十:劉養潔,〈南海主權地緣政治經濟透析〉,《人文地理》,第4期總第90期,2006年8月,頁123-126。
註十一:李國強,《南中國海研究:歷史與現狀》(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頁2。
註十二: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台北:國立編譯館,1997年),頁7。
註十三:張中勇,〈中共對南海紛爭的衝突策略〉,楊志恆、林正義、孫光民等著,《我國應有的南海戰略》(台北:業強出版社,1996年),頁130。
註十四:〈Vietnam eyes stop to China s desperate, anxious eyes is to kill〉,《首山網》,2010年8月20日,<http://www.0419good.com/Article.asp?ClassID=&id=1287>,檢索日期:2011/3/17。
註十五:劉志鵬,〈南海及周邊地區的戰略態勢與中國對策〉,《成都教育學院學報》,第18卷,第12期,2004年12月,頁53。
註十六: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頁7-8。
註十七:陳鴻瑜,《南海諸島主權與國際衝突》(台北:幼獅文化,1987年),頁1-6。
註十八:劉志鵬,〈南海及周邊國家地區的戰略態勢與中國對策〉,頁53。
註十九:《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Ⅷ部分,第121條島嶼的制度。
註二十:張中勇,〈中共對南海紛爭的衝突策略〉,頁128。
註二一: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頁222。
註二二:馬振崑,〈中共在南海軍事部署之戰略意涵〉,《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網站》,2009年6月9日<http://defence.hgsh.hc.edu.tw/announce.php?submenu=3>,檢索日期:2011/3/21。
註二三:劉志鵬,〈南海及周邊國家地區的戰略態勢與中國對策〉,頁53。
註二四:美國能源部, “South China Sea,” South China Sea Energy Date, Statistics and Analysis,《美國能源部網》,2008年11月3日,<<http://www.eia.doe.gov/emeu/cabs/South China Sea/pdf.pdf>,檢索日期:2011/3/17。
註二五:龐芙瑞(Carolyn W. Pumphrey)編,《中共在亞洲崛起之安全意涵》(The Rise of China in Asia: Security Implications),國防部始政編譯室譯(台北:國防部始政編譯室,2003年5月),頁244。
註二六:張維一,《南海資源開發與主權維護》(台北:潘氏圖書館叢書,1994年),頁15-16。
註二七:王冠雄,《南海諸島爭端與漁業共同合作》(台北:秀威資訊,2006年),頁19-22。
註二八:劉志鵬,〈南海及周邊地區的戰略態勢與中國對策〉,頁54。
註二九:蔡東杰,《當代中國外交政策》(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08年),頁77-79,85-88。
註三十:姜高生,《中共與越南南海主權爭議與解決》(桃園:國防大學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碩士班論文,2011年3月),頁89。
註三一:蔡東杰,《當代中國外交政策》,頁8-9。
註三二:施道安(Andrew Scobell),〈中國的南海政策(China’s Strategy Toward the South China Sea)〉,《國防政策評論》,第2卷,第2期,2001/02年冬季,頁70。
註三三:張 九,〈美國對台售武對台海周邊地區和平穩地發展有負面影響〉,《資經社經導在線》,2010/1/10,<http://www.zjs-tw.com/a415.100110.htm>,檢索日期:2011/3/17。
註三四:徐 舸,《鐵錨固海疆-共和國海戰史記》(北京:海潮出版社,1999年),頁287-288。
註三五:章長蓉,〈南海情勢分析〉,《後冷戰時期亞太安全戰略情勢展望會論文集》(台北: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兵學研究所與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合編,1993年5月),頁183。
註三六〈中蘇邊界衝突〉,《維基百科》,2009年10月20日,<http://zh.wikipedia.org/zh-tw/%E4%B8%AD%E8%8B%8F%E8%BE%B9%E7%95%8C%E5%86%B2%E7%AA%81>,檢索日期:2011/3/17。1969年3月2日中蘇「珍寶島事件」;1969年6月10日中蘇「塔斯提事件(孫龍珍事件)」;1969年7月8日中蘇「八岔島事件」;1969年8月13日中蘇「鐵列克提事件」;1962年6月至10月「中印邊界戰爭」。
註三七:鄧小平,《鄧小平文選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年),頁205。
註三八:徐 焰,《中國國防導論》(北京:國防大學出版社,2006年),頁284。
註三九:分別於1974年的西沙群島戰爭、1979年懲越戰爭及1988年南沙群島赤瓜礁戰爭等三次戰爭。
註四十:章長蓉,〈南海情勢分析〉,頁181。
註四一:閻學通,〈冷戰後中國對外安全戰略〉《現代國際關係》,第70期,1995年8月,頁24。
註四二:張中勇,〈中共對南海紛爭的衝突策略〉,頁129-132。
註四三:譚顯兵,〈南海問題中的越南因素研究初探〉,《司茅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第25卷,第1期,2009年2月,頁28-35。
註四四:曲 明,《2010兩岸統一:中共邁向海權時代》(台北:九儀出版社,1995年8月),頁64。
註四五:徐 舸,《鐵錨固海疆-共和國海戰史記》,頁308。
註四六:徐 舸,《鐵錨固海疆-共和國海戰史記》,頁309。
註四七:翁明賢、吳建德、江春琦等著,《國際關係》(台北:五南出版社,2007年),頁39。
註四八:鄧小平,《鄧小平文選》(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頁321。
註四九:〈南沙主權問題爭執,李鵬建議各方暫時擱置〉,《中央日報》,1990年12月14日。
註五十:〈李鵬在人大作政府工作報告〉《香港文匯報》,1993年3月16日。
註五一:鄭赤瑛,〈從談判角度看南中國海主權糾紛〉,《海南暨南海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1996年),頁623-627。
註五二:許志嘉,〈中國新睦鄰外交政策:戰略意涵與作為〉,《遠景基金會季刊》,第8卷,第3期,2007年7月,頁49-50。
註五三:許志嘉,〈中國新睦鄰外交政策:戰略意涵與作為〉,頁45。
註五四:蔡東杰,《當代中國外交政策》,頁78-79。
註五五:同註六。
註五六:甘宗源,〈中共「十七大」外交戰略之研析〉,《解碼中共「十七大」─胡錦濤時代政策之剖析》(桃園:國防大學,2007年12月),頁127-143。
註五七:許志嘉,〈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對中共政策的調整〉,《問題研究》,第43卷,第2期,2004年,頁79-102。
註五八:翁明賢,〈跨越島鏈吃下台灣〉,《玉山周報》,第49期,2010年5月20-26日,頁4。
註五九:蔡東杰,《當代中國外交政策》,頁77。
註六十:許志嘉,〈中國新睦鄰外交政策:戰略意涵與作為〉,頁52。
註六一:同註二三。
註六二:衢地:孫子兵法第11篇-九地篇:諸侯之地三屬,先至而得先下之眾者,為衢地。
註六三:徐 焰,《中國國防導論》,頁307。
註六四:朱小明編譯,〈中國GDP十年內可望凌駕美國〉,《聯合晚報》,2010年8月17日,版A6。
註六五:沈明室,《改革開放後的解放軍》(台北:慧眾文化出版社,1995年),頁75,90。
註六六:翁明賢,〈跨越島鏈吃下台灣〉,頁4-5。「333戰略」:亦即在3年之內,透過三個平台「國共論壇」、「海峽論壇」、「兩會協商」,達到「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軍事安全合作機制」、「和平協議」,進而達成2012年一統兩岸的大架構。
註六七:「珍珠鏈」最早源自美國國防部評估中共能源戰略發展的內部報告。強調中共為了確保進出印度洋航路及能源航道安全,正加強南亞至東南亞地區沿線航道的戰略設施建設,以強化「珍珠鏈」的戰略,而沿著這條航線所建立與爭取運用的港口,則是鏈上的珍珠。引自:沈明室,〈中共在印度洋擴建港口的戰略意涵〉,《陸軍學術雙月刊》,第44卷,第501期,2008年10月,頁4。
註六八:〈中共建「珍珠鏈」確保油源〉,《中時電子報》,2005年1月19日,<http://www.gcinfobank.com/eip/news_search2/se_content_file6.asp?query=%AC%C3%AF%5D%C3%EC&src=B&date=20050119&file=N0093.001&dir=B&area=tw&log=Y>,檢索日期:2011/3/17。「珍珠鏈」港口為:瓜達爾(巴基斯坦)、漢班托特(斯里蘭卡)、安格達旭(孟加拉)、烏瑪(緬甸)。
註六九:魏 艾、林長青,《中國石油外交策略探索-兼論安全複合體系之理論與實際》,頁11,23。
註七十:李瓊莉、王俊評,〈中共與南海及印度洋安全情勢〉,《2010中共軍事戰略發展與未來發展研討會論文集》(台北:國防部整合評估室編, 2010年11月1-2日),頁76。
註七一:劉啟文,〈冷戰後中共印度洋戰略研究〉,《第11屆國家安全與軍事戰略學研討會暨99年國防事務專案研究論文合輯》(桃園:國防大學編,2010年12月),頁233-264。
註七二:沈明室,〈中共珍珠鏈戰略的檢視〉,《國軍第十三屆軍事社會科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編, 2010年11月),頁21-40。
註七三:Peter Navarro, “China Stirs Over Offshore Oil Pact”,《亞洲週刊》,July 2008。
註七四:〈中國海軍動向未來三、五年是關鍵〉,《中國時報》,2009年4月2日,版A23。
註七五:黃 立,《劍指亞丁灣─中國海軍遠洋亮劍》(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2009年4月),頁274。
註七六:沈明室,〈中共積極防禦戰略的根源、演變與傳統〉,王央城主編,《2006年解放軍研究論壇彙編(上半年)》,(桃園:國防大學戰略研究中心,2006年7月),頁33-71。
註七七:何思慎,〈從釣魚台事件看日中海洋利益的競逐〉,《戰略安全研究》,第66期,2010年10月,頁8-12。
註七八:陳怡文,〈中國航母就位「威脅台灣」,即將完工出航  將優先配在南海艦隊〉,《蘋果日報》,2011年4月8日,版B9。
註七九:中央文獻出版社編,《江澤民論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專題摘編)》,頁449。
註八十:陳子平,〈中共「十七大」後戰略趨勢之蠡測〉,《解碼中共「十七大」─胡錦濤時代政策之剖析》(桃園:國防大學,2007年12月),頁19-37。
註八一:Ralph L. Powell, “Military Affairs Committee and Party Control of the Military in China”, Asian Survey, Vol. III, No. 7, July 1963, p.347.
註八二:孫莎嵐,〈和平的崛起與我國南海政策〉,《廣東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5卷,第1期,2005年3月,頁53。
註八三:林 紅,〈論兩岸在南海爭端中的戰略合作問題〉,《台灣研究集刊》,總第107期,2010年第1期,頁70。
註八四:洪銘德、游智偉,〈中國東南亞外交之研究:從軟權力的角度分析〉,《展望與探索》,第7卷,第12期,2009年12月,頁50。












國軍軟實力的展現與提昇

 


作者:邵軒磊 于易塵 余一鳴 王志鵬 陳佳吉 董慧明(依篇名順序)
出版社: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
出版日期:中華民國100年11月

 


內容簡介:
   院長序 ……ⅰ
研討會致詞… ⅲ
1.抗戰時期國共的政治作戰角色比較分析-以「支那抗戰力調查」資料為中心/邵軒磊 …01
2.完善國防「體」制之思索─化政治作戰於戰法、心法的視角/于易塵… 15
3.Bandura的道德疏離研究與戰場道德-戰爭中道德的反思/余一鳴… 37
4.馬英九總統的國防政策下如何擴張軍事軟實力/ 王志鵬… 61
5.論國軍節能減碳政策的執行與成效:從行政管理角度分析/陳佳吉… 87
6.國軍政戰軟實力與聯合作戰指揮機制整合之結構功能分析/董慧明… 117
7.研討會紀錄… 145








國立新竹女子高中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
地址:(300)新竹市300東區中華路二段270號
電話:03-5456611#806 傳真:03-5456668
中心主任:周朝松校長  聯絡人:鍾延翔先生孫先碧先生鄭惠如小姐
國立新竹女子高中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發行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