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6月號

出刊日期:2013/6/28




本期目錄

 最新告示---共 0 則

 最新訊息---共 3 則

 專題文章---共 2 則

 新書介紹---共 1 則





其他公告


















逾30年航科館將遷 9月封館


(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12日電)桃園國際機場旁的航空科學館啟用超過30年,配合未來興建第3航廈將遷移。桃園機場公司證實9月封館,新館估3到5年後啟用。

航空科學館是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為配合國家文化建設、保存航空史料而興建,民國70年10月31日開幕,至今啟用超過30年。

航空科學館提供民眾學習航空知識的環境,內外展示的飛機很能吸引兒童及青少年,是適合親子一起參訪旅遊景點,也是校外教學熱門場所。

桃園機場公司董事長尹承蓬說,配合第3航廈興建先期工程,滑行道必須西移,使用已30多年的航科館將遷移並重建。

航空科學館館長林日揚說,航科館預計9月封館,大約3個月時間將室內外展示品搬移,年底拆除。新館啟用時間估計是3年到5年後。

航科館未來將遷到現在已納入機場園區的前海軍基地,在新館啟用前,所有館內展示物品,都暫放在桃園機場倉庫,戶外展示機暫時放置在海軍基地的機堡,不開放參觀。

航科館內設有民用航空區、飛行工業區、空軍區、航空史蹟區、太空隧道區、飛行特展區,另設有37公尺高的瞭望台,可鳥瞰桃園機場全景及班機起降,館內也販售數百種飛機模型。

航科館外還有飛機公園,陳設10多架包括運輸機、偵察機、戰鬥機、救護機等除役的軍機。

根據桃園機場公司規劃,未來新的航空科學館室內約2500坪,比現在1900坪大,室外航空公園6公頃,也比現在5.5公頃更廣闊。

航科館現在門票,普通票每張新台幣30元,優待票20元,滿20人以上可購團體票,每人15元。1020612
 






國防線上明日播出「全民國防好精采」報導專輯


軍聞社製播「全民國防好精采-營區開放活動上半年專題報導」節目,將於廿七日於華視播出,歡迎國人準時收看。圖為今年六月份空軍志航基地營區開放活動,近萬民眾攜家帶眷前往參訪的盛況。(軍聞社資料照片)

(軍聞社記者董權輝臺北廿二日電)國防部今年預計辦理十二個場次的「國防知性之旅」營區開放活動,每場次均吸引地方鄉親共襄盛舉,為使國人瞭解上半年營區開放活動盛況,軍聞社特別製作「全民國防好精采-營區開放活動上半年專題報導」節目,預於下週四將在華視「國防線上」播出,帶領國人一同回顧精采的活動,歡迎準時收看。

 節目中實地前往新竹湖口陸軍裝甲兵學校、海軍中正基地及馬公基地及空軍志航基地等營區拍攝活動現況,不論是精采絕倫的動態操演,或者是展現國軍精實戰力的靜態武器陳展,在在吸引國人爭相觀看,節目中並透過參觀民眾的訪問,呈現全民國防教育深植國人心中的成效,進一步使民眾認識國防、支持國軍。

 「全民國防好精采-營區開放活動上半年專題報導」節目,將於廿七日下午二時在華視頻道首播,週五下午二時、週六上午八時重播,也可利用軍聞社網路影音目錄點選收視,屆時歡迎國人踴躍觀賞,軍聞社網址為http://mna.gpwb.gov.tw






南沙巡禮見證 國軍捍衛主權決心


青年學子衛國防
 年度「全民國防南沙研習營」第二梯次活動昨日順利返港,此行東吳大學及南臺科技大學等二十名師生與隨隊講座、教官,克服八級風浪惡劣海象,勇登南沙太平島,在「南疆鎖鑰」立碑前執國旗手牽手,高呼「青年學子衛國防」隊呼,展現守護南沙決心;隨後並前往郵局代辦所投遞明信片,向親友傳達青年捍衛國家主權的信念。(記者吳佲璋攝)
 
記者吳佲璋/隨艦報導
 年度「全民國防南沙研習營」第二梯次活動昨日順利結束,此次由東吳大學及南臺科技大學等二十名師生共組研習營隊,配合海軍南海偵巡暨支援海巡護漁任務,搭乘昆明軍艦前往南沙太平島宣揚國家主權,不僅充分展現愛國熱忱,更彰顯青年關注國防事務、致力捍衛國家主權的決心。

 為貫徹國家南海政策,強化青年學子國土疆域及愛國意識,國防部今年辦理二梯次「全民國防南沙研習營」活動。第二梯次由東吳大學謝政諭教授、南臺科技大學張瑞星教授率領兩校碩士生參加;國安會配合研習課程,特別邀請國立政治大學袁易教授擔任隨隊講座,增進學員對南海情勢及戰略認知;國防大學也派遣教官隨行,講授全民國防課程,強化愛國共識。

 在「南海戰略」講座課程中,袁易分別從歷史、地理位置,以及國家永續發展前瞻策略,說明這片最遙遠的國土疆城,與中華民國緊密的淵源關係。他認為,中華民國是一個正在崛起的海權國家,馬總統也多次提出「海洋興國」施政理念,尤其南海議題屬於國家安全層級之戰略決策,需要每一個世代的青年持續關注、深入研究,方能接續捍衛國家主權的神聖使命。

 時值南海主權糾紛風起雲湧之際,袁易強調,我國與南海主權相關之檔案文書,自晚清迄今累計至少超過萬件,均為主權在我的鐵證;中華民國海軍長期經略南海,更為後續可能進行的國際仲裁或相關談判,開創有利機勢。

 此外,因受南海低氣壓與「貝碧佳颱風」影響,太平島周邊海象惡劣,無法換乘接駁,研習營師生雖延後三日登島,但也更加體會國軍執行遠航運補及支援海巡護漁任務辛勞。值得肯定的是,期間師生主動發起旗語排字活動,激勵官兵士氣;登島探訪駐軍史蹟,參與升旗典禮、郵寄明信片等活動,兼具歷史傳承與教育意涵,並發揮巧思,設計「支持國防、捍衛南疆」創意隊呼,展現愛國熱忱;另海軍也派遣官兵代表共同參與登島活動,激勵捍衛疆土使命感。

 國防部強調,青年學子參與本次研習活動,見證國軍捍衛海疆及維護主權決心,深感國防建設重要性,未來將賡續策辦相關活動,激發青年學子愛國信念,普植全民國防共識。












反海盜軍事行動所應遵循的國際法規範之介紹


反海盜軍事行動所應遵循的國際法規範之介紹 
2013/6/6 下午 02:30:45 

提  要:
 「海盜行為」是一種國際性的犯罪行為,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聯合國2008年6月2日第1816號決議,各國軍艦有從事反海盜行動之合作義務。義大利聖雷莫國際人道法學院編撰的「交戰規則手冊」,其中「海上攔截行動對於「海盜的抑制」機制,可以協助各國軍隊做為相關軍事行動準則,並從事訓練及練習。
 「依法用兵」的概念,已是各國軍隊共通的原則,所以我國軍隊可以學習國際交戰規則的運用,以及強化多國聯盟軍事行動的合作,藉以增添維護海上區域安全及依法用兵的建軍價值。
 關鍵詞:交戰規則、反海盜、軍事行動、依法用兵
Abstract
 "piracy" is an international crime, the 1982 "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 and the United Nations June 2, 2008 Resolution No. 1816, countries have engaged in anti-piracy naval operation of the obligation to cooperate. U.S ” Rules of Engagement”and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Humanitarian Law “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 may assist in the drafting of Rules of Engagement (ROE) and related legal and operational guidance for use in training, exercises, war games, and operations.
 The distinctive feature of maritime interdiction operations is that they involve the assertion of jurisdiction by warships (and/or military aircraft) over the vessels and/or aircraft of other states. Each participating nation will have a national position on what they are permitted to do (both as a matter of law and policy) in international waters and international airspace in respect of other nations’ vessels and aircraft.
“Use forc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that is principles applicable to all nation’s forces. Commanders and subordinates members of their unit execute the task legally and appropriately, it’s concern the victory of the operation, but also is an important responsibility and obligation. And R.O.C forces may learn to use the Rules of Engagement, and strengthening the multi-national coalition military operations of the co-operation that establish that maintenance of regional security at sea and the values of use forc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Keyword: Rules of Engagement (ROE)、Anti-piracy、military operations、Use forc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壹、前言
 索馬利亞位於東非之角,其海域是出入蘇伊士運河和進入非洲東海岸的重要國際航道,周遭海域的安哥拉、尚比亞、尼日等,更是銅、鋅及石油自然資源供應地,也是運送石油生命線的航道。1991年以來,索馬利亞國內長期戰亂、乾旱、饑餓、部族衝突和糧食價格上漲,沿海地區海盜活動猖獗,使得該海域成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區域之一,根據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的統計,2008年共發生了120多起海上搶劫行為,超過30艘船隻遭劫,600多名船員遭綁架,至2008年12月為止,仍有10多艘船在海盜手中1;同時,我國也有受害漁船,如2005年8月「中義218號」、「新連發36號」和「承慶豐號」,船上漁工47人被劫,次年1月交付贖金後釋放,2007年5月「慶豐華168號」漁船漁工14名被劫,歷經5個月,同年11月以交付20萬元美金贖金後獲釋,2009年4月6日「穩發161號」漁船漁工共30人被劫,另外,我國船隻約計每月有47航次通過此海域2。
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認為「海盜行為」是一種國際性的犯罪行為,故聯合國於2008年6月2日通過打擊海盜第1816號決議,各國可採取一切必要手段制止海盜及武裝搶劫行為,此時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中共、新加坡、印度、加拿大、丹麥、義大利、土耳其、馬來西亞、伊朗、南韓等國家均已派出海軍前往護船及打擊海盜,目前主要由美國為首的第150聯合特遣艦隊(Combined Task Force 150,CTF-150)協防指揮3,其他也有國家派遣海軍單獨行動,如印度、中共等,而聯軍所逮捕的海盜,則依各國實需送至肯亞法庭或該國法庭受審。
 故反海盜行動,在各國軍事行動已被定位為「軍事任務」之一,也就是所謂非戰爭軍事行動,如美軍1993年版《作戰綱要》(FM100-5號野戰條令)把海盜抑制視為維持世界和平、反恐怖、支援或鎮壓暴亂等非戰爭軍事行動4,2009年11月聖雷莫國際人道法學院(IIHL)、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編撰的《交戰規則手冊》(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中,將「海盜的抑止(Series 94)」列計為「海上封鎖行動(Maritime Interdiction Operations)」軍事任務之一5。另外,我國三軍統帥-總統馬英九先生所提及的國防政策也包含了「提升我國執行反恐制變、遠洋護航(防範海盜)、生化威脅防護、跨區疫情控制及重大災難救援」等非戰爭軍事行動的能力6。
 本文為使官兵對於交戰規則中有關「反海盜」軍事行動的理論及實務有充分的瞭解,以下從國際法及國內法對於「海盜」的定義談起,來闡述國際人道法學院「交戰規則」中,有關「海上攔截行動(Maritime Interdiction Operations,MIO)對於「海盜的抑制(Series 94)」機制,並解析美國、中共、韓國、馬來西亞海軍個案抑制海盜適法性,文後則再擬析一套「反海盜」軍事行動所應遵循的國際法規範,希能提供我國海軍做為政策參考。
 貳、海盜行為的法律解析
 海盜行為無論在國際法及國內法均屬犯罪行為,故有「萬國公罪」之稱,析述如下:
 一、國際法解析
 國際習慣法上關於海盜罪的防止和懲治早有明文,如1958年《日內瓦公海公約》和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聯合國安理會作出的1816號決議更是安理會動用《聯合國憲章》第七章授予的權力作出使所有成員國遵照執行,而會員國家則根據《聯合國憲章》第24條、第25條、第103條規定,也應當予以尊重和遵照執行7,其中決議內容更明白地昭列:「7.決定自本決議通過之日起為期6個月內,在過渡聯邦政府事先知會秘書長情況下同過渡聯邦政府合作打擊索馬里沿海海盜和武裝搶劫行為的國家可(a)進入索馬利亞領海,以制止海盜及海上武裝搶劫行為,但做法上應同相關國際法允許的在公海打擊海盜行為的此類行動相一致(b)以同相關國際法允許的在公海打擊海盜行為的行動相一致的方式,在索馬利亞領海內採用一切必要手段,制止海盜及武裝搶劫行為8」。
 至於海軍護航反海盜的合法依據,在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如下9:
(一)有關船旗國護航的依據,規定在公約第91∼94條,公海上的船舶受船旗國管轄,該船旗國有義務按照國際法的相關規定管理、控制並保護這些船舶,據此,船旗國有義務為懸掛本國旗幟的船舶護航。
(二)有關軍艦及政府公務船舶享有豁免權的依據,規定在公約第95、96條,據此,護航的軍艦或政府公務船舶有免於任何國家管轄(如臨檢、扣押等) 的權利。
(三)有關承擔救援義務的依據,規定在公約第98條,據此,執行護航反海盜行動任務的軍艦有義務救助臨近海域遇難的人員。
(四)有關各國合作反海盜的依據,在公約第100∼107及110條規定了海盜及海盜船舶、飛機的定義及對涉嫌海盜船進行臨檢、扣押等內容。據此,各國明確了行動條件的特徵、軍艦享有的許可權及行動規程等10。
 二、國內法解析
 海盜行為在國內法的定義上,也可從刑法條文中歸納得悉「海盜行為」在我國領域內,是犯罪行為,在我國領域外之我國船艦內犯之,也屬犯罪行為,所以只要符合前揭「領域」要件,即適用我國刑法規定處罰,犯罪行為人並不一定是「本國人」,同時也包含「外國人或無國籍者」,條文列舉如下:
(一)刑法第3條:「本法於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者,適用之。在中華民國領域外之中華民國船艦或航空器內犯罪者,以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論」。
(二)刑法第5條:「本法於凡在中華民國領域外犯下列各罪者,適用之:十、第333條及第334條之海盜罪」。
(三)刑法第333條:「未受交戰國之允准或不屬於各國之海軍,而駕駛船艦,意圖施強暴、脅迫於他船或他船之人或物者,為海盜罪,處死刑、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船員或乘客意圖掠奪財物,施強暴、脅迫於其他船員或乘客,而駕駛或指揮船艦者,以海盜論。因而致人於死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2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四)刑法第334條:「犯海盜罪而故意殺人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犯海盜罪而有下列行為之一,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2年以上有期徒刑:一、放火者。二、強制性交者。三、擄人勒贖者。四、使人受重傷者」。
 至於逮捕海盜的機制,則依現行法制,參酌憲法、國防法及刑事訴訟法體系,歸納得悉我國軍隊因憲法賦予「保衛國家安全及維護世界和平」之義務,故依國防法規定,在國防體制上編制「海軍」從事保衛任務,並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刑事訴訟法負有協助檢察官偵察、逮捕犯罪之責,相關條文如下:
(一)憲法第137條:「中華民國之國防,以保衛國家安全,維護世界和平為目的。國防之組織,以法律定之」。
(二)國防法第3條:「中華民國之國防,為全民國防,包含國防軍事、全民防衛、執行災害防救及與國防有關之政治、社會、經濟、心理、科技等直接、間接有助於達成國防目的之事務」。
(三)刑事訴訟法第229條:「下列各員,於其管轄區域內為司法警察官,有協助檢察官偵察犯罪之職權:一、警政署署長、警察局局長或警察總隊總隊長。二、憲兵隊長官。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相當於前二款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前項司法警察官,應將調查之結果,移送該管檢察官;如接受被拘提或逮捕之犯罪嫌疑人,除有特別規定外,應解送該管檢察官。但檢察官命其解送者,應即解送。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未經拘提或逮捕者,不得解送」。
 參、反海盜軍事行動所應遵循的國際法規範
2009年11月,由義大利聖雷莫國際人道法學院組織編纂的《交戰規則手冊》,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日內瓦總部發布,這是該學院結合幾個國家的軍人,以及具軍事法、戰爭法專業的學者專家,透過跨國性的訓練和課程,進行三年研究計畫的成果11,目的是為了協助各國起草交戰規則及建立與法律有關連的軍事行動準則,故內容並不深究武裝衝突法及人道主義等國際法議題,僅是「列出合法的各項行動準則清單條組」,提供給任務需要的部隊單位來加以擷取選擇,並在各項軍事演習和行動中從事訓練及練習,同時也因手冊採用『限制性』的方式授權,所以除了個人自我防衛及單位自我防衛外,交戰規則措施若沒授權,指揮官就必須認為沒有被授權來執行條組內的軍事行動,而國際人道法學院交戰規則中有關自衛權的行使,區分個體自衛權、單位自衛權及國家自衛權,個體自衛權指的是「當一件攻擊發生時,或者即將發生時,一個個體可以行使防衛自己的權利」,單位自衛權指的是「當國家在面對一件攻擊發生時,或者即將發生時,單位指揮官有權利去防衛他們的單位和其他單位」,國家自衛權指的是「聯合國憲章第51條規定面對武裝攻擊,以及即將發生攻擊時,一個國家是有權利防衛他自己12」。
 手冊內有關交戰規則的戰場環境,則區分了「地面作戰軍事行動(Land Operations)、海戰軍事行動(Maritime Operations)、空戰軍事行動(Air Operations)、外太空作戰(Outer Space Operations)、網路空間作戰(Cyberspace Operations)」等5種13,另外針對特別行動,也再區分「和平行動(Peace Operations)、撤離非戰鬥人員行動(Non-Combatant Evacuation Operations)、人道救助/災害救濟(Humanitarian Assistance/Disaster Relief)、協助平民政府(Assistance to Civil Authorities)、海上攔截行動(Maritime Interdiction Operations)」等5種,也就是說該手冊的基本種類交戰規則就有10種14。
 再者,該交戰規則手冊中對於反海盜軍事行動的規範,大多以非戰爭軍事行動中的「海上攔截行動(Maritime Interdiction Operations,MIO)」機制為基礎,另軍艦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10條規定,對在公海上,從事海盜行為、奴隸販賣、未經許可廣播、沒有國籍或懷疑屬本國籍等船隻,有登臨檢查權力,且依公約第111條也規定,對違反本國法律或規章的船隻,可行使緊追權,並加以逮捕押解;故該行動特徵是參與行動的國家會藉由軍艦或軍機主張對有上揭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之其他國家船艦有管轄權,但即使在公海及國際空域上,也要尊重其他船艦和航空器,而該行動首先要思考的是,在發生軍事行動的海域,適用的法律依據為何,因為涉及航行及飛越領空的權利、沿海和船旗國家的義務和權利、中立國和其他不參與國家的義務和權利等。其次,再考量這個軍事行動的法令依據,包括任何特別法律授權於領海執行軍事行動、或者為執行有關海事封鎖的軍事行動,最後則是主權豁免原則的思維,倘若上揭要件具備,除原則性條款外,可增列額外條款如下15。
(一)Series 22干擾船艦和航空器的防止:內容為規範在何種情況下才能使用武力,藉以防止未經授權的登機或扣押的船舶或飛機,如使用致命或非致命武器以防止未授權登船特定航空器等。
(二)Series 23警告射擊(除自衛以外的開槍射擊):內容係為規範除在自衛權以外,使用警告性射擊的情況,例如開槍警告射擊,強迫遵守特定命令。
(三)Series 24使人喪失能力的開槍:內容係為管理使用開槍喪失能力,例如使用喪失能力的開槍強迫遵守特定命令。
(四)Series 25搜索和拘禁平民:內容係為規範除協助平民政府及執法機構外,在何種情況,人員在可以被搜索和拘禁,例如使用非致命性武器,在特定環境中搜索特定人。
(五)Series 42檢查、扣押和拘禁資產:內容係為規範資產可以被檢查、扣押和破壞的情況,例如在特定情狀,使用非致命性武器扣押特定資產。
(六)Series 50武裝部隊的地理配置和越境襲擊:內容係為規範武裝部隊在有關的領土、海域或其他空域的部署,例如為了特定目的或任務等等(如無害通過、過境通行、群島水域航行通過、以及救助進入、搜索和救援、非戰鬥人員撤離行動),進入特定區域。
(七)Series 55轉向改道:內容係為規範使用和執行命令改道,例如對懷疑違反聯合國安理會特定規定的飛行器,命令轉向改道或其他指令。
(八)Series 57區域:內容係為規範在陸域、海域及空域之公開區域的執法機制,例如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在特定區域解除特定團體或個人武裝。
(九)Series 61襲擾:內容係為規範軍事襲擾機制,例如使用襲擾戰術來導致身體的傷害。
(十)Series 63傳感器和照明彈:內容係為規範使用傳感器和照明,例如在特定環境,使用雷射指示器、測距儀。
(十一)Series 90海事執法:內容係為規範在自有的海域或其他國家授權適用的海域,使用武器來處理海事執法行動,例如使用非致命武器來執行與資源相關的法律制度,以及在專屬經濟領域和中國大陸棚的有關國內法律。
(十二)Series 93登船:內容係為規範登船,例如符合聯合國安理會特定規定,順從登特定船。
(十三)Series 94海盜的抑制:內容係為管理使用武器壓制海盜,例如在特定情狀,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壓制海盜。
 然就上揭條組單項中的「海盜的抑制(Series 94)」機制,交戰規則的細部條組選擇為16:
(一)Series 94A:在特定情狀,允許使用非致命性武器。
(二)Series 94B:在特定情狀,允許使用致命性武器,來抑制海盜。
(三)Series 94C:允許持續追擊逃離的海盜船或海盜航空器,直到沿海國領海內、群島水域或領空捕獲。注意:在每一次持續追擊之前,須獲得沿海國家的同意。
(四)Series 94D:允許持續追擊逃離的海盜船或海盜飛機,直到特定國家領海、群島水域或空域捕獲。注意:在每一次持續追擊之前,須獲致沿海國的同意。
(五)Series 94E:禁止持續追擊逃離的海盜船或海盜飛機,直到沿海國領海、群島水域或領空捕獲。
(六)Series 94F:允許破壞海盜裝備,包含特定裝備。
(七)Series 94G∼Z:備用(可自行增加)。
 另部隊在擷取交戰規則條款使用時,對於「特定」乙詞,必須具體的說明載述,以利明確特定人、裝備、船艦、飛行器、區域、環境、情狀、方式、國家等定義,同時交戰規則之(Appendix 1 to Annex C)文件也提供了一份「恢復穩定的海上攔截軍事行動(Roe Annex To Oporder For Operation Restore Stability Maritime Interdiction Operations,(MIO)」樣本格式,俾利各國做為擬定軍事命令的參考17 。
(一)軍事行動命令標題:「本軍事行動命令的交戰規則是為恢復海上秩序的軍事封鎖行動」。
(二)依據:聯合國安理會XXX決議、聯盟軍交戰手冊。
(三)原則:
1.作戰部隊參與恢復安定的軍事行動時,必須要取得授權,藉以使用所有必要方法來執行制裁任務。
2.恢復安定行動的部隊處理這項軍事行動時,須符合聯合國安理會XXX決議、聯盟軍交戰手冊等規定,並且在這個交戰規則的命令內,執行該規則所規範的事務。
3.這交戰規則並不否定個人自衛權。也不否定指揮官在單位防衛權內,可以採取所有必須及合適的行動。
(四)當在軍事行動區域執行恢復穩定的海上攔截軍事行動時,下列的交戰規則被授權使用於該部隊。
1.Series 10C:為個人自衛權,允許使用致命性武器。
2.Series 11C:為單位自衛權,允許使用致命性武器。
3.Series 12C:允許使用致命性武器保護船艦上的人。
4.Series 20C:允許使用致命性武器,完成任務。
5.Series 23C:允許使用警告性射擊,藉以強迫遵守聯合國安理會XXX號決議。
6.Series 24B:允許使用使人喪失能力的武器,藉以強迫遵守聯合國安理會XXX決議。但是本條須經行動指揮官核准。
7.Series 55H:對懷疑違反聯合國安理會XXX決議的船艦,允許命令轉向改道和執行其他指令。
8.Series 93G:為執行聯合國安理會XX X決議,允許強力登船。但是本條須經行動指揮官允許。
 肆、部分國家反海盜軍事行動的適法性解析
 前文已闡述海盜行為的法律解析,並提及國際人道法學院交戰規則手冊中,對於反海盜軍事行動的條款載述方式,故本節則以上開法律原則解析近期國際間美軍、共軍、韓軍及馬來西亞軍等部隊有關反海盜軍事行動實例(如附表),藉以使官兵更能深入瞭解其運用模式。
 上揭事例各國海軍對海盜事件之處理,均視為國際性的犯罪,除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以軍艦實施護航、擊退及追捕外,美軍的CTF-150艦隊並會在執行任務前,制訂相關交戰規則做為執行準據18,雖然美軍以擊斃海盜解決衝突,但仍不違反國際法相關規範,其適法性無疑,唯探究適當性,韓國及馬來西亞軍隊也選擇逮捕帶回審判另一種方式處理,所以選擇擊斃或逮捕也須視當時情狀,隨機應變。
 為使官兵瞭解交戰規則運作模式,以下參照反海盜行動的實況及國際法規範例,本文試擬定一套「反海盜軍事行動」的規範,以資參考。
 一、軍事行動命令標題:「本軍事行動命令的交戰規則是為反海盜軍事行動」。
 二、依據:聯合國安理會第1816號決議、聯盟軍交戰手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我國刑法及刑事訴訟法。
 三、原則:
(一)作戰部隊參與反海盜軍事行動的軍事行動時,必須要取得授權,藉以使用所有必要方法來執行制裁任務。
(二)反海盜軍事行動的部隊處理這項軍事行動時,須符合聯合聯合國安理會第1816號決議、聯盟軍交戰手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我國刑法及刑事訴訟法等規定,並且在這個交戰規則的命令內,執行該規則所規範的事務。
(三)這交戰規則並不否定個人自衛權。也不否定指揮官在單位防衛權內,可以採取所有必須及合適的行動。
 四、當在軍事行動區域執行反海盜軍事行動時,下列的條款被授權使用於該部隊。
(一)第10條C款「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在個體自衛權,是允許的」。
(二)第11條C款「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在恢復安定軍事行動的單位自衛權,是允許的」。
(三)第12條C款「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在保護船艦上的人,是允許的」。
(四)第20條C款「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完成任務,是允許的」。
(五)第23條C款「使用警告性射擊,強迫遵守聯合國安理會第1816號決議、聯盟軍交戰手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刑法及刑事訴訟法規定,是允許的」。
(六)第24條B款「使用使人喪失能力的武器,強迫遵守聯合國安理會第1816號決議、聯盟軍交戰手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刑法及刑事訴訟法規定,是允許的」。但是本條保留給反海盜軍事行動的艦隊指揮官來決定。
(七)第94條A款:「在追捕海盜時,使用非致命性武器是允許的」。
(八)第94條B款:「在追捕海盜時,使用武器,接近和包括致命性武器,壓制海盜,是允許的」。
(九)第94條C款:「持續追擊逃離的海盜船或海盜航空器,直到沿海國領海內、群島水域或領空捕獲,是允許的」。注意:在每一次持續追擊之前,須獲致沿海國的同意。
(十)第94條D款:「持續追擊逃離的海盜船或海盜飛機,直到索馬利亞國家領海、群島水域或空域捕獲,是允許的」。注意:在每一次持續追擊之前,須獲致沿海國的同意。
(十一)第94款:「破壞海盜裝備,包含特定裝備,是允許的」。
 伍、結語
 軍隊的力量不只用於戰爭或武裝衝突,其他如國際維和任務、人道救援、海盜緝捕及反恐活動等,均可見軍事力量的介入,反海盜軍事行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民國89年的海軍敦睦遠航,在訪問索羅門期間執行了撤僑任務23,民國94年的敦睦遠航亦完成105天航行、2萬6,000浬環球航行紀錄24,這證明我國海軍絕對有實力執行「反海盜軍事行動」,完成護船護航任務。
1982年福克蘭群島戰爭(Falklands War)中,英國參戰的皇家海軍317特遣艦隊(Task force),於作戰期間臨時徵用的「坎培拉」號郵輪等43艘貨櫃船及油輪等商船(ships taken up from trade,自貿易徵召)做為英軍燃料物資後勤補給線25,同時「反海盜軍事行動」在上揭國際法的解析下,已屬「非戰爭軍事行動」之一,反應在我國的國防法第25條及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第28條等有關動員準備之演習機制,國軍是可以依法補償而徵用民用商船做為後勤補給船,即使軍事行動行使期間,也因《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船舶無害通過」、「公海航行自由」、「協助義務」、「合作制止海盜行為的義務」等規定,也可取得沿海國或邦交國必要緊急的支援。
 所以多國聯軍已在此海域形成「反海盜軍事行動」的國際法習慣,而我國如何在客觀條件充足下,學習國際交戰規則的運用及強化聯盟軍事行動的合作模式,執行反海盜任務,藉以增添「依法用兵」的建軍價值,實在不得不深思即行。

註釋
 註1:張建軍,〈打擊索馬里海盜中的國際合作問題研究〉《現代法學》,第31卷,第4期,2009年7月,頁138。
 註2:jimi LIao,「美願護航台船 化解「中國保護臺灣」疑慮」,臺灣英文新聞官方網站http://www.taiwannews.com.tw/etn/news_content.php?id=838249&lang=tc_news&cate_img=257.jpg&cate_rss=news_PD,檢索日期2011/1/21
註3:CTF-150為多國聯盟海軍特遣組識,成立於2002年12月20日,後勤基地設在東非洲亞丁灣的吉布地,其任務為監視、登船檢查、和阻止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 從事恐怖戰爭的海上活動。
 註4: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rmy, Field Manual 100-5 (Washington, DC: US Army, 14 June 1993), CHAPTER 13,pp.13-0.
註5: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Humanitarian Law, 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Sanremo, November 2009), pp.19-20。
 註6:國防部編著,《四年期國防總檢討》(臺北:國防部,民國98年3月),頁20。
 註7:冷新宇,〈關於海盜罪的國際法規則的發展觀察〉《西安政治學院學報》,第22卷,第3期,2009年6月,頁78。
 註8:聯合國(United Nations ),〈聯合國安理會1816號決議〉,《聯合國官方網站》,〈http://www.un.org/chinese/aboutun/prinorgs/sc/sres/08/s1816.htm〉,檢索日期2008/1/16。
 註9:邢廣梅,〈海軍護航反海盜行動涉法問題研究〉《西安政治學院學報》,第22卷,第2期,2009年4月,頁91。
 註10:聯合國(United Nations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聯合國官方網站》,〈http://www.un.org/〉,檢索日期2008/1/16。
 註11:如美國海戰學院教授丹尼斯曼得拉(Dennis Mandsager) 退役上校軍法官、英國皇家海軍中校艾倫科爾(Alan Cole)、加拿大軍隊少校菲利浦德魯(Phillip Drew)、澳大利亞皇家海軍上校羅布麥克勞克林(Rob McLaughlin)等人。
 註12: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Humanitarian Law, 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Sanremo, November 2009), p.3。
 註13: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pp.12-17。
 註14: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pp.17-22。
 註15: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pp.19-20。
 註16: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p.54。
 註17:Rules of Engagement Handbook, p.64。
 註18:CTF-150: The coalition is seen as a force for good,http://usmanansari.com/id45.html,檢索日期2011/1/28。
 註19:楊玉國,「美軍打海盜尖兵槍法神」,世界新聞報官方網站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27824/2009/04/17/3245s2487550.htm,檢索日期2011/1/21。
 註20:程泉,「人民共軍用爆震彈和子彈擊退海盜」,新華網官方網站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0-09/06/c_12522955.htm,檢索日期2011/1/28。
 註21:閻紀宇,「南韓奇襲索國海盜人船救回 擊斃8劫匪生擒5人」,中國時報官方網站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112011012200124.html,檢索日期2011/1/28。
 註22:閻紀宇,「大馬海軍生擒海盜勇救遇劫船」,中國時報官方網站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50405429/112011012300129.html,檢索日期2011/1/28。
 註23:吳明杰,「敦睦變撤僑 還險些開戰」,中國時報官方網站http://news.chinatimes.com/,檢索日期2005/2/21。
 註24: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2006年臺灣年鑑,「我的E政府」官方網站http://www7.www.gov.tw/todaytw/2006/TWtaiwan/ch04/2-4-45-0.html,檢索日期2010/12/29。
 註25:資料來源取自於維基百科官方網站http://zh.wikipedia.org/wiki,檢索日期2009/1/16。
 
作者:林士毓  
檔案請由此下載:http://defence.hgsh.hc.edu.tw/announce/download.php?aid=1152.&file=1






積極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國防政策文件轉變之研究


積極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國防政策文件轉變之研究 
2013/6/6 下午 02:37:57 

提  要:
 一、「非傳統安全威脅」已成為目前多數國家生存與發展的主要現實威脅,其具有「廣泛性」、「多樣性」、「突發性」及「互動性」的特性,我國做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自然無法置身度外。
 二、本文以觀察軍事組識的策略文件,包含近期「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及「國防報告書」的內容轉變,探討我國「非傳統安全威脅」概念的演進,及相應「國防轉型」策略方向,思考變動或變革組織行為以適應新的環境。
 三、我國國防部越來越重視非傳統安全議題,因為恐怖主義、複合式災害及大規模傳染病等,對人民生命、財產的威脅,已不亞於戰爭危害;其次因為軍隊是國家行政體系中動員能量最大、機動速度最快及命令貫徹與執行效率最高的部門。我國已積極發展相關的作業機制。
 關鍵詞:非傳統安全威脅、國防轉型、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國防報告書
 壹、國家安全與非傳統安全威脅
 一、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的分界1
傳統的安全威脅,主要是界定在國家安全的範圍內,亦即是確保國家的軍事與政治安全為目標;然而,相對於傳統國家安全威脅強調高階政治、軍事安全威脅;非傳統安全(Non-Traditional Security, NTS)威脅明顯屬於低階政治、非軍事性,惟其是一種「新的安全威脅」,是一種逐漸突出、發生在傳統戰場之外的安全威脅,並正逐步取代傳統大規模戰爭與核子戰爭的危險,成為多數國家生存與發展所面臨的主要現實威脅。這些威脅很難用傳統的安全理論加以解釋,只能被稱之為「非正常」、「非典型」、「非常規」等的安全問題而被納入「非傳統安全威脅」的領域,並不斷上升至國家安全與全球安全的高度,受到各國所重視;在一定的範圍內,「非傳統安全」概念與「非軍事安全」(Nonmilitary Security)或「全球安全」(Global security)等其實是可以通用2。
 「非傳統安全」的涵蓋範圍相當廣泛,包括經濟安全、糧食安全、健康安全(疾病傳染)、環境安全(生態環境惡化)、人員安全(犯罪或暴力)、社群安全(族群衝突)、政治安全(侵犯人權)等。此外,經濟機會不均等(失業與貧富懸殊等)、人口移動壓力(偷渡與非法移民等)、生態環境破壞、跨國犯罪及國際恐怖主義等,都屬於威脅人類安全的來源。
 二、非傳統安全威脅(Unconventional Security Threat)的特性3
 (一)廣泛性
 非傳統安全威脅不但包括國家的發展、社會的安定,也包括公民生存與全球的繁榮等。許多非傳統安全威脅屬於「全球性問題」,譬如地球臭氧層的破壞、嚴重傳染性疾病的傳播等,都不是針對某個國家或某個國家集團的安全威脅,而是關係到全人類的整體利益。而且許多非傳統安全威脅的行為主體呈「網路化」分散於各國,如以「蓋達」(al-Qaida)恐怖組織為核心的國際恐怖組織分散在全球60多個國家。
(二)多樣性
 非傳統安全的主要行為體呈現多樣性,除包含國際政治中主體─國家,也包括人類、非政府組織等。同時,大部分非傳統安全威脅不是來自於國家,而是來自於非國家行為體,且威脅呈現多樣性。戰爭與軍事威脅以外的威脅,如能源危機、資源短缺、金融危機、有組織犯罪、販運毒品、傳染性疾病、環境污染、自然災害等都包含在其中。而非傳統安全問題的解決方式也多樣性,既可以用傳統方式解決,也可以用非傳統方式解決。
(三)突發性
 非傳統安全威脅大多並非直接的、嚴重的、急迫性的威脅,而是潛在的、小規模的、日積月累的,當累積到一定程度經常會以突如其來的形式迅速爆發,而且是在人們毫無防範的情況下發生的。例如,2008年10月爆發的全球金融海嘯,這些非傳統威脅的形成過程也帶有很大的隨機性,使得防範的難度明顯提高。
(四)互動性
 非傳統安全是傳統安全基礎上的國家安全觀念,如果沒有後者,前者難以生存。在一定條件下,非傳統安全可能演變為傳統安全問題。例如戰爭可能造成難民問題、環境破壞與污染問題等。一些非傳統安全問題也可能誘發傳統安全領域的矛盾和衝突,如恐怖組織謀求獲取核、生、化武器,就會涉及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WMD)擴散問題。
 貳、我國的「非傳統安全威脅」環境
 儘管中共對我軍事部署仍是主要威脅,然兩岸關係弛緩,傳統的國家安全威脅雖然並未消失,但是已經削弱,我國得以有能力、條件來思考國際社會與整體人類所面臨的非傳統安全威脅。除了在民國100年出版的「國防報告書」之外,歷來我國的國防政策文件對「非傳統安全威脅」著墨較少,咸信我國的需求將會日趨強烈,綜合學者所論著4,我國未來將面對的環境大約可以分為四個面向:
 一、海洋事務的面向
 冷戰結束後,海上航行的各類安全問題,如走私犯罪、恐怖主義、海盜行為等,都成為重要的安全議題;海洋事務目前聚焦於兩個主要議題,第一是海洋資源,全球能源需求量日益增加,供給量卻未大幅成長;海洋蘊含石油、天然氣,極富探勘價值,使得具爭議之離島主權問題更難達成共識;第二是海上運輸安全,全球貿易往來均有賴海上運輸,對石油進口國來說,海上安全攸關一個國家的海洋權益、海上主導地位與國家發展命脈。此外,相較於空中及陸上交通工具的嚴格管制,海上載具較常為犯罪來源,各國為確保海運安全,均有強化海上防衛能力等相關作為5。
(一)海上交通線的安全
 由於臺灣的經濟仰賴對外出口貿易,故海洋航道是我國經濟發展的生命線。如果遭逢敵國實施海上封鎖或海盜肆虐危及我國航路安全,對經濟發展將產生重大影響6。除了透過政府間密切合作之外,遠洋護漁或航道巡弋,就成為重要工作。東沙及南沙群島的防務交海岸巡防署之後,如果發生衝突和海上糾紛,海上交通線安全便令人格外關切。另外根據媒體披露恐怖主義組織在藉由航空器撞擊戰略目標之後,也可能轉換方式以海上航行船隻為目標,實施自殺式攻擊,不僅增加航運安全的風險,更危及海上交通線的安全。
(二)海盜問題
 海盜行為猖獗的主因為全球海上運輸量的明顯上升、港口管理鬆散與安全措施不足、國際法的限制與海上主權紛爭;海盜劫掠手法亦不斷更新,不僅其組織有如跨國企業,其通聯手段與武器也亦趨現代化。根據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 IMO)的報告指出:全球有五大海盜橫行區域,包括索馬利亞半島附近水域、西非海岸、孟加拉灣、紅海和亞丁灣一帶、東南亞的麻六甲海峽。
 海盜掠奪事件已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議題,近年來麻六甲海峽海盜猖獗,2009年10月以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尼為主的國家,召開麻六甲海峽安全論壇,設立國際海事組織信託基金,資助保障麻六甲海峽等水域安全的計畫。索馬利亞海盜問題層出不窮,使聯合國於2008年6月通過決議,確定對索馬利亞海盜情勢處理模式,除美國、北約等派艦執行護航與查緝海盜外,中共迄今仍持續派遣軍艦至索馬利亞海域進行分區護航的任務,順勢將其海軍之遠海運作能力延伸至印度洋的「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外海7。
(三)海上人貨走私
 跨越臺灣海峽的非法活動,已形成新的治安問題,兩岸不法分子走私槍械、毒品或安排中國大陸人士偷渡入境,更是影響社會治安,或造成疫病入侵,嚴重危害我國家安全8。儘管大多數偷渡客基於經濟因素而偷渡來臺打工,陸委會與法務部調查局發表的報告均曾指出:偷渡來臺的大陸人士中,可能有黑幫潛伏在內,與臺灣國內幫派互相勾結,從事販毒、走私、賭博、殺人、討債等危害治安的犯罪活動,除治安顧慮外,中共偷渡客可能肩負政治任務,極可能受到指使來臺蒐集情報。我國警方每年查獲一千多隻黑槍,以來自於中國大陸的黑槍為主,近年來,臺灣槍械走私重點將目標轉向槍械管制寬鬆的菲律賓。除此之外,還查獲來自於柬埔寨、巴西、以色列、西班牙等國製造之武器,黑道兄弟擁槍自重,對於臺灣治安的維護構成嚴重衝擊。
(四)海洋環境污染
 依聯合國「倫敦海拋公約」秘書處2005年的調查,海洋污染源的來源與比例分別為:陸源污染44%、大氣傳輸的污染33%、來自船舶的污染12%、海洋棄置10%及海底開採活動1%。換言之,導致海洋環境惡化的來源很多,大多係陸源的污染,包含河川污染、河川行水區土地利用、垃圾、海洋放流,其他如來自船舶的污染、海洋傾倒、海域工程的污染,以及海底活動。
 希臘籍的阿瑪斯號貨輪於民國90年1月在我國墾丁國家公園的範圍內擱淺,造成海域污染極大的危機;由本次教訓,我國自民國94年逐步充實應變處理污染器材、建置衛星導航遙測監測技術、培訓海洋污染防治人員、設置海洋污染緊急應變中心及現場聯絡中心相關通信設備、完成一艘海上平台工作船建置,初步完成海洋重大污染緊急應變體系9。
(五)周邊海域劃界及資源開發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自1982年通過後,各國島嶼主權、經濟海域重疊與經濟海域劃分彼此認知不同、各有主張,以致引發資源開採、漁權維護及海洋調查等爭議,甚至造成雙方執法船舶對峙甚或引發低強度軍事衝突。石油攸關國際各國交通運輸、工業生產與發電能源,近年來,新興經濟體對石油的需求大增,使石油價格飆漲,海底油層的開採亦成為趨勢10。目前亞太區域有主權與經濟海域爭議的國家,主要為我國、日本、中共以及南海諸國。其中,我南海周邊國家中共、菲律賓、越南、汶萊、馬來西亞和我國都對南海全部或部分宣稱主權。各國在南海區域的主要爭端,來自於漁業、海洋調查與能源開採活動,仍持續引發相互間的衝突與對峙事件11。
 二、衛生及自然環境的面向
(一)重大天然災害
 近年全球受氣候變遷綜合效應影響,重大天然災害範圍及強度近年來均超出以往程度,以往曾經發生多次震災、風災、水災及土石流等天然災害,已逐漸成為全球高度重視的最新安全議題;其中2004年12月印尼蘇門答臘地震引發印度洋大海嘯、2005年8月卡崔娜颶風肆虐美國、2008年5月緬甸遭受嚴重風災與中國大陸四川地區發生強震、2009年8月莫拉克颱風侵襲我國、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以及今(2013)年四川又發生之強震等,均造成地形(貌)巨變與重大生命財產損失。其所造成的災害更甚於大規模毀滅性武器12。
 亞洲國家為共同面對氣候異常變化對環境的挑戰,於1998年成立亞洲防災中心(Asian Disaster Reduction Center, ADRC),整合各國之力量,建立一個統合的災害防救機制與對話架構。目前亞洲防災中心已經透過一系列的計畫加強會員國的災害防救能力與防救人才培育,並建立綿密的聯繫網絡,共同應對氣候變遷及其肇生的嚴峻挑戰13。
(二)全球暖化及溫室效應
 在環境安全問題中,以溫室效應最受關注。由於人類自工業革命以來,大量使用石油、煤炭等礦物燃料,改變了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溫度,導致全球氣溫持續升高造成暖化的現象,預估至2025年地表平均溫度將升高攝氏1度。全球平均氣溫升高,也造成北極冰山以每年3%的速率不斷溶化,至本世紀末海平面將上升60至100公分,對全球沿岸城市與太平洋上的小島國家構成嚴重的生存威脅。
(三)大模規傳性染疾病
 隨著全球化的快速發展,流行性傳染病的擴散,亦成為危害人類全體健康的重大威脅,例如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新型流感、禽流感、庫賈氏病(CJD)、新型賈庫氏病(VCJD,俗稱狂牛症),以及近來中國大陸發生的(禽)流感(H7N9)等。目前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架構下,針對SARS、登革熱、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愛滋病等(HIV/AIDS)新興及既有危害人體健康之傳染病,業已成立衛生任務小組(Health Task Force, HTF),以加強對抗傳染病威脅之個別與整體能力14。
(四)環境保護議題
1980年代開始,人們逐漸意識到氣候異常、臭氧層破損、生物物種減少、土壤沙漠化等問題,對於人類生活空間、國家,甚至對於整個生物圈發展構成嚴重地威脅。因此,「環境安全」就此產生。環境安全所涉及的問題常包括:危險物質跨國界的流動、國民健康水準下降、經濟活動倚賴的自然資源基礎減少等;生物物種的減少、氣候變遷,甚至是核武器等人類活動導致的問題;環境惡化對人類安全構成的威脅,這類問題尤其攸關現在與未來人類能否生存在一個健康而穩定的環境中。
(五)土地荒漠化及地層下陷
 以往一般認為海洋具有調節作用,土地荒漠化問題不可能出現在臺灣;然而,根據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的資料顯示,經歷民國88年的921大地震、民國90年的納莉風災、民國98年的八八風災等多次天災、豪雨侵襲之後,沖刷與崩塌造成大量表土流失,導致臺灣土地荒漠化面積由民國55年的2,532公頃到今日超過10萬公頃以上。人為因素亦是臺灣土地荒漠化的主因,臺灣人口已由民國55年的1千2百萬人,快速成長為今日超過2千3百萬人,人口膨脹壓力,加上工商業發展的需求,使得臺灣市鎮工商業用地不斷增加,山坡地及部分林地被迫開發利用;同時,因為超抽地下水,使得臺灣西部平原已經有四分之一土地面積低於海平面,面臨地層下陷及土地鹽化的危機。
(六)糧食與水資源
 亞太是全球糧食不足最嚴重的區域,共有25個國家面臨糧食短缺問題,而部分地區的稻米、玉米與小麥的產量逐漸下降,主要歸因於溫度上升、聖嬰現象頻率增加和雨量減少所造成的缺水狀況所致。2008年全球因氣候變遷導致糧食供需失調,使各國更加正視「糧食安全」的重要性。聯合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公布2010年12月全球糧食價格創歷史新高,甚至超過2008年引起全球騷動的糧食危機水準。另將糧食運用於生產生質燃油,亦是糧食價格上升的重要原因。而糧食問題造成通貨膨脹,所引起經濟與社會問題,已成為各國關切的議題15。
 三、社會安全的面向
(一)重大人為災變
 人為災變主要以核電廠所造成的事故最為嚴重,如果發生類似三哩島或車諾比爾電廠核能事件,不僅對人員生命財產安全產生重大影響,亦將重創我國經濟;2011年3月日本地震衍生的核災危機,使核能安全問題成為國際焦點。核能科技係民生能源的重要來源之一,惟核能和平使用仍涉及高危險性的輻射、衍生核能安全與核能廢棄物處理等問題。區域內有我國、中共、日本、南韓、印度、巴基斯坦等6國,總計超過112座具商業規模的核能發電機組,其中以日本54座為最多並在增建中;而目前無核能的越南與泰國也規劃各自興建2座機組。核能安全的限制與管理的國際規範係由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負責建立,核安管理須有極高標準及高度自律性,才能確保安全,若發生事故,核災會成為影響區域安全的跨國災難16。
(二)國際恐怖主義
 恐怖主義活動近年已走向國際化,中東、南亞及東南亞地區是目前國際恐怖主義盛行的地區之一,尤其在伊拉克、葉門、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尼、泰國與菲律賓等國境內,持續發生恐怖攻擊事件,危害各國安全與社會安寧。亞太各國透過多邊機制商討反恐對策,以跨國合作方式來處理反恐議題,例如由18個國家參與的首屆「東協國防部長擴大會議」,2010年在越南舉行於《河內共同宣言》中宣示強化反恐事務合作;我國亦透過「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sia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成立的反恐任務小組(Counter-Terrorism Task Force, CTTF)為平臺,強化與亞太國家之間的反恐合作17。
(三)毒品危害
 毒品不僅對國家穩定造成不良的影響,更會造成許多社會與經濟的問題。此外,與毒品直接和間接有關的犯罪事件會急遽攀升,也會產生許多可怕的後遺症;例如:毒品交易獲得的利益將引發洗錢、非法投資,以及組織犯罪日益猖獗等問題,而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嚴重障礙。全球有三大毒品產區,分別位於中南美洲、泰緬金三角、阿富汗等三處。臺灣並非毒品生產國,所以國內毒品均自海外走私來臺,所查獲的毒品以安非他命為主。毒品走私方式包括:旅客夾帶、郵包走私、漁船走私、商船走私、貨櫃夾帶等。
(四)經濟與金融安全
 受到經濟全球化的影響,經濟因素在國際關係中的地位日漸提升,亞太地區以經濟和科技為核心的綜合國力競爭,使資源與市場爭奪趨於白熱化,國家經濟安全的風險亦隨之提升。由於亞太經濟已與全球市場建立密切聯結,各國均以經濟穩定成長為優先考量,以確保累積之經濟成果。2010年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指出,將繼續促進區域經濟整合(Regional Economic Integration, REI),達成貿易及投資自由化,並考量東協加3、東協加6及「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TPP)等現有區域經濟組織,推動成立亞太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 FTAAP)18。
(五)貪污及洗錢問題
 洗錢活動不僅威脅一國的金融、經濟安全,並演變為恐怖組織與販毒集團籌措活動經費與漂白犯罪所得的手段,成為一大國際安全危害。聯合國各會員國於1988年11月通過了「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品和精神藥物公約」,第一次以國際條約明確將洗錢定義為犯罪行為;我國則在民國85年,率先於亞洲地區制定第一部洗錢防治法,目前臺灣參與之國際防制洗錢組織有:艾格蒙聯盟(Egmont Group)與亞太洗錢防治組織(Asia/Pacific Group on Money Laundering, APG);國際研究更發現,每年全球的洗錢金額約在5,000億至15,000億美元之間,約占世界經濟總值的5%。
 四、資訊及電腦網絡的面向
21世紀是資訊的世紀,電腦與網路是資訊世界的神經中樞,多數開發中國家與先進國家社會的運轉已經與網路密不可分,不論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生活等領域都高度依賴網路,隨著現代化社會對網路的高度依賴,各種衝突與危機的遂行及結果對資訊與通信的依賴越深,圍繞網路系統進行犯罪的新型態犯罪活動也從此誕生。
(一)資訊恐怖主義
 恐怖主義透過現代科技的助力,已能跨越時空界限而能更加有效進行籌劃與活動。恐怖份子可以在國際間,經由衛星、網路及通訊設備互通有無、募集資金及下達命令。由於資訊科技的武器化愈來愈容易,不只是國家有能力進行破壞性攻擊,舉凡任何國內異議團體,主張某種意識形態的激進份子,恐怖活動組織及個人都有能力遂行網路攻擊,衍生出對國家安全危害程度不等的威脅:如破壞通信流、經濟運作、公共資訊的宣傳、電力網與政治談判的威脅;敏感資訊、企業資訊或機密資訊被利用的威脅;基於政治、經濟、軍事或製造動亂的目的而操控資訊的威脅;最後則是摧毀資訊或是摧毀重要基礎設施組成部分的威脅等。
(二)駭客活動組織化
 駭客及其攻擊行為利用網路具有虛擬性、匿名性等特點,以網路為突破口,透過僂籅犒q腦與密碼破解技術,非法入侵他人電腦系統,或基於竊取情報、資料等目的,複製駭客們認為有用的資料,或近一步地破壞他人的電腦系統,刪除其中的資訊、破壞系統程序。更有甚者,駭客一改過去無組織狀態,開始組成駭客陣營,形成一個極其複雜的群體。越來越多駭客組織出於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等因素而介入國家之間的紛爭,他們的攻擊目標從政府部門網路、大型商業機構,拓展到普通的個人電腦用戶,成為威脅國際秩序、國家間關係與社會秩序穩定的負面因素。
(三)電腦病毒破壞
 以蠕蟲為首的電腦病毒傳播速度、破壞力不斷強化,帶有惡意程序的網頁、電子郵件、網路共享文件成為散播電腦病毒的主要媒介,病毒傳播的速度大大提高。同時,由於Linux 與Windows 兩大作業系統因為編寫簡單,利用作業系統漏洞進行傳播的病毒,成為當前最主要與破壞力最大的病毒類型。我國在民國89年3月的總統大選投票結果,亦曾有許多網站遭到來自於中國大陸的駭客入侵,並植入木馬程式之網路安全事件;民國92年,發生了我政府機關及民間企業機構電腦系統遭植入木馬程式,進行竊取相關保密資料一事,更突顯來自中共或其他國家對於我重要機構的資訊網路攻擊與破壞的威脅日益增強,必須加以正視。
 參、近期重要國防政策文件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描述
 我國在「國防法」第二章「國防體制及權責」中第7條明定:「中華民國之國防體制架構為總統、國家安全會議、行政院、國防部等四個層次」。第9、10及11條亦明確規定各階層的戰略規劃職責:如總統為決定國家安全有關之國防大政方針;行政院制定國防政策;國防部提出國防政策之建議,並制定軍事戰略。同法第30及31條亦明定:「國防部應定期向立法院提出相關政策與建軍規劃的報告」;因此,諸如軍事政策、建軍備戰、軍備整備等報告書,每年亦編撰「中共軍力報告書」和「五年兵力整建及施政計畫報告」,與總預算書併送立法院,做為國軍建軍備戰的政策指導,並以提升國防預算審查效率。
 此外,為了達成國軍兵力結構全面轉型之目的,以及配合國防二法施行與編成運作,執行國防組織的再精進與調整,我國立法院於民國97年7月17日通過修訂「國防法第31條條文修正案」,同年8月6日奉總統公布生效。該條新增第4項規定:「國防部應於每屆總統就職後10個月內,向立法院公開提出『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QDR)』」19。國防部於民國98年3月16日向立法院報告「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並對外正式公布。我國參考美國經驗以立法過程建立制度,成為全世界唯二有相關檢討機制的國家。
 一、民國98年版「四年期國防總檢討」
 我國於民國98年3月首次發表了「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係以「以臺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及「建立固若磐石國防武力」等國防政策為基本理念,除參考美國的相關經驗外,並思考未來國際情勢與安全環境變遷,及兩岸關係的變化,國軍未來的角色與定位,應付未來的挑戰等多面向作深入的檢討,另外,合理精簡國防部轄屬各司令部和調整三軍兵力結構等課題更是檢討範圍內的重點,以適應未來瞬息萬變的戰略挑戰。
 本次的「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亦指出:全球化浪潮已鬆動民族國家的主權藩籬,加深國與國的互賴依存關係,並嚴重考驗政府在面對全球化議題時的治理與應變能力。其中,又以各種跨國家行為者與非國家行為者的興起,對國際安全事務與國家安全產生重大影響,所以本次報告建議我國軍應建立「防災制變部隊」,以執行各種「非戰爭軍事行動」,如打擊恐怖主義、災害緊急應變、危害控制、事後救援與人道救援等20。
 總體來說,臺灣安全戰略的變革主要跟隨著國際情勢,特別是兩岸情勢而轉變。雖然中共仍是臺灣主要的安全假想敵,中共也從未放棄武力犯臺的準備,但是隨著兩岸關係和緩,同時中共以發展經濟為前提,現在兩岸情勢不像冷戰時期一般容易輕啟戰端。反觀在全球化時代下的臺灣,面臨傳染病、網路安全威脅、劇烈氣候變遷等非傳統安全威脅,尤其是民國88年921大地震、民國90年納莉風災,以及民國98年的莫拉克颱風所造成嚴重生命財產損失,使得臺灣的國家安全決策者不得不加以重視非傳統安全威脅21。
 二、民國98年版「國防報告書」
 民國98年版「國防報告書」的核心主軸在「打造精銳國軍-募兵制」,揭櫫政府的國防新思維與施政成果,肆應時局變化,勾勒出未來發展願景,同時彰顯我國對國際社會的貢獻與誠實向國人負責的態度。全書藉由「面對挑戰」、「前瞻革新」及「開創契機」的架構,區分三篇八章闡述:擁有堅實戰力的國軍,除了戰時能抵禦外敵之外,更須在重大災難時,能迅速轉換為最具規模、最有效率的救災制變部隊;「八八水災」期間,國軍執行救災及災後復原工作,獲得國人的肯定,未來更會將災害防救列為國軍中心任務之一,積極提升救災相關能力,以確保人民安全福祉22。
 本次「國防報告書」對「非傳統安全議題」的描述為:非傳統安全威脅諸如天然災害、恐怖主義、嚴重傳染性疾病、能源短缺、糧食短缺、海盜活動、金融安全及資訊安全等,對人類生命、財產影響的程度,已不亞於戰爭。因此各國均籌設跨部會機制,期能有效統合國家總體能量,在危機發生前,即預想各種可能狀況,擬定因應策略;俾在危機發生時,能迅速掌握、正確決策與即時處理。非傳統安全威脅係跨國性之議題,如無法有效因應,將可能造成連動性之安全威脅。目前各國多設有相關危機處理機制,而如何建立跨國性的危機處理能力,則是全球未來均必須思考的課題。此外,報告中亦以石油、糧食、海洋及天然災害為中心,在「強化災害防救」部分,揭櫫「健全國軍災害防救體系」、「整合跨部會作業機制」及「參與區域反恐與人道救援行動23」,以說明國軍基於保障國土安全與人民福祉的職責,不僅必須面對來自於外部的軍事威脅,亦應擔負重大天然災害防救的使命。民國98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襲臺所帶來的超大豪雨,重創國人的生命、家園和財產,為能有效肆應日後天然災害帶給國人的威脅,總統已公開宣示將災害防救列為國軍中心任務之一,使國軍能因應「傳統及非傳統性的安全威脅」與「平時天然或人為的複合式災害」發生時國土防衛及災害防救的需要。
 三、民國100年「國防報告書」
 我國最新一版的「國防報告書」於民國100年7月正式公布,其明確指出:「除了確保臺海和平的戰訓本務之外,國軍亦積極提升災害防救能力。非傳統安全對人民生命、財產的威脅,已不亞於軍事衝突等傳統安全所造成的傷害,這是全球已有的共識。非傳統安全項目中,尤以劇烈氣候變遷,對人類生存與安全最具威脅性。面對極端的天氣災變頻率屢創新高,自然災害所帶來的人民生命、財產損失,成為各國必須更加嚴肅面對的課題。面對當前戰略環境及安全情勢,國軍積極整建兵力,期能建構一支「平時能救災,戰時能作戰」的勁旅24。」
 民國100年「國防報告書」以「國防新紀元」為主軸,藉由「戰略環境」、「國防轉型」、「國防戰力」及「安邦定國」的架構,區分四篇九章闡述;隨著全球化趨勢持續發展,加深國與國之間的互賴依存關係,非傳統安全議題之重要性日漸升高,亦考驗政府的施政與治理能力,報告書中定義了我國周邊地區的「非傳統安全議題」包含有:國際恐怖主義、糧食與水資源、經濟安全、能源安全、傳染疾病、氣候異常暨重大天然災難、周邊海域及海事安全等8項。並首次以專章(第八章)說明國軍「災害防救」的作為25,說明我國面臨地震、颱風與土石流等多種天然災害的威脅,軍隊是國家行政體系中動員能量最大、機動速度最快及命令貫徹與執行效率最高的部門,以「主動防救」之災防思維,採「超前部署、預置兵力、隨時防救」作法,以因應重大天災對國家安全的威脅。借鑑日本之「複合式災害」經驗,國軍亦正強化應變能力,以因應新的挑戰。另我國亦面對境外傳染病引發國內大規模流行之風險,國軍配合政府公共衛生政策與醫療體系,協助因應防疫處理,以防止疫情擴大26。綜而言之,國軍對相關任務的指導面向包含27:
(一)策進災害防範救援能力,健全防災機制
 國軍為國家整體危機處理機制重要之一環,國軍必須同時具備遂行傳統與非傳統軍事行動能力,因應大型天然災害所造成的複合式災害,秉持落實聯合作戰理念,以期發揮最大救援能量。除依據《災害防救法》及《國軍協助災害防救辦法》之規範,更以「救災就是作戰」的決心,積極建構災害防範及救援能力。當重大災害發生時,在不影響戰備的原則下,完成「超前部署、預置兵力」等作為,以全力投入救災工作;另持續精進災害防救整備工作,包括「精進救災行政規則研修」、「災防網絡建置」、「整合醫療體系」、「災害防救訓練」、「籌購救災裝備」與「聯合搜救演訓」等任務,健全國家總體災防架構。
(二)運用軍民災害防救資源,提升救災效能
 國軍各作戰區災害救援應變機制,已納入行政院「國家災防中心」整體運作之一環,各作戰區編制所屬災害應變中心,以完備救援指揮體系與架構,使能迅速統籌運用搜救資源,將救援兵力立即投入受災地區,進而以最少資源發揮最大能量。為擴大救援能量,國防部除持續結合政府與民間搜救力量外,並與各級地方政府及社會團體建立支援協定,賦與其專責之應援任務,俾在發生天然或人為災害時,能夠確實、有效協助中央與地方政府,迅速投入救援行動,達成「時間搶第一、資源有效益、人員有效率」目標。
(三)參與區域反恐與人道救援行動
 近年來恐怖主義、海盜行為、天然災害及跨國疫情等非傳統安全議題,已成為國際共同面對的威脅。我國秉持維護和平之理念,支持遏制恐怖活動及協助區域內人道救援等事務,以善盡身為國際公民的責任。
 肆、以軍事轉型積極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
 一、傳統國家安全的規劃與思考
 我國軍隊在傳統安全威脅所扮演的角色,主要在軍事與作戰行動上。我國現行國防政策的全項戰略構想乃是依照「防衛固守」、「有效嚇阻」之政策指導,籌建武力,以確保臺海安全,並且依照「戰略持久」、「戰術速決」之指導,集中三軍運用兵力,藉制空、制海、反登陸的方式,攻擊來犯之敵。在國防預算緊縮,軍隊專業化的要求下,軍隊大幅精簡,非與直接作戰有關的任務大幅減少,不符守勢作戰戰略構想的部隊,也遭受裁撤,國軍已經回歸傳統安全的任務上,全力強化戰備。但就目前國軍所處安全環境言之,中共在不放棄武力犯臺,並積極擴展軍備的情況下,對我之武力威脅未曾稍減,使兩岸情勢仍維持在準冷戰的情況下,但由於兩岸同時進入世界貿易組織,文化交流的持續、經貿往來的擴大,使兩岸處於亦競爭亦對立,亦合作亦衝突,亦冷戰亦妥協的情況,造成和戰不分、敵我界線模糊的狀態。
 因此,馬政府自民國97年上任後,即對前任政府的國防策略做出修正,再度回歸守勢防衛的防衛政策。一方面,以循序漸進之方式積極尋求與中共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Confidence Building Measure, CBMs);另一方面,將「有效嚇阻、防衛固守」戰略構想調整為「防衛固守、有效嚇阻」的「守勢國防」政策,強調臺灣不會在戰術上發動「第一擊」,但是同時持續增強承受第一擊之後的反擊能力,持續強化防禦性反制能力的戰略整備,以期盼透過「有效嚇阻」的手段,達成「防衛固守」的目的28。
 二、非傳統安全威脅的分析與因應
 中共對我的威脅從傳統軍事層面,擴大或轉移到非軍事層面,如經濟、政治、恐怖主義、非法移民、滲透及間諜活動、走私與刑事犯罪等,同樣會影響我國的民生福祉與國家安全。但就國軍情況而言,如此即面臨了一個難題,就是軍隊任務回歸到單純以反制中共突襲或攻擊的戰備訓練為主,雖然部隊精簡、戰力提高,但可能縮減了軍隊在國家安全上所扮演的角色,尤其是在非傳統安全的角色。在戒嚴時期,為因應中共對我各方面的威脅,透過法令的限制與全民防衛動員的執行,軍隊在對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威脅的反制上,扮演全方位的主導角色,且有過相當豐富的經驗。惟在解嚴及歷經軍隊組織的變革之後,許多非傳統安全威脅的事務均歸行政院其他部會所管轄,由於事權未整合,軍隊在非傳統安全威脅的反制上,平時或戰時應該扮演何種角色,尚無明確定位,難以兼顧平時的安全維護工作。
 我國具有特殊的國土環境,全島面積有三分之二的為山區,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超過百座,位處環太平洋火山帶,地質年輕、地震頻繁。更因為人口密度大,民眾只好往山區開發,過度開發的結果導致土地嚴重遭到侵蝕,所以每每臺灣遭遇颱風、豪雨時,便釀成嚴重災情。921集集大地震發生之後,雖然震出了臺灣防災體系的諸多缺失,所幸國軍適時運用作戰指揮體系支援救災,大幅降低地震災情;莫拉克風災救災不僅重創臺灣,這也震撼了政府舊有的國家安全思維,慘痛的風災教訓後,促使了「非傳統安全威脅」議題,正式列為國軍政策文件內的重要項目。
 我國首次「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即強調,國軍應在既有的部隊編組與兵力規模下,組成防災制變部隊29,接續的98年版「國防報告書」更將「災害防救」列為國軍中心任務之一30,自此國軍積極投入大量人力與物力。事實上,對於軍隊是否須肩負非傳統任務,也有正反不同的看法;贊成者認為軍隊投入救災救難的工作是因為受過戰鬥訓練的軍事單位與人員,很適宜執行人道救援任務;其次是調派軍隊參與非戰鬥任務並不致於降低戰備能力,對一個戰鬥部隊來說,長期擔任非戰鬥事務,或許會減損戰力,但是對戰鬥支援單位(如工兵或化學兵)而言,反而是磨練實際作戰景況的絕佳訓練機會。因為其所參與的非戰鬥任務,與其在作戰中的功能是並行不悖的;最後,軍隊必須要有人民的支持,才能獲得作戰的合理性與正義性,也才能贏得戰爭。反對者則認為軍隊的任務從戰鬥行動轉變成災難救助或其他人道救援,固然會贏得人民的稱許,但以組織編裝、人員訓練皆以作戰為主的軍隊,若將非戰鬥任務做為本務,部隊將有疏於作戰訓練之虞。類似的爭論不僅發生於經常派遣軍隊至國外遂行國際性人道援助與非戰鬥任務的美國,在我國也有對軍隊在國家緊急應變與救援體系中扮演何種角色的省思。
 三、國防轉型的再檢討
 後冷戰時期,時代環境與科技的劇烈轉變,現代軍事作戰已不再需要大規模的兵力部署,兵力部署時機與運用作戰反成決勝關鍵,所以多數國家在1990年代開始進行軍事戰略調整與國防轉型。我國在推行一系列有關國防轉型上的努力,諸如推動精實案、精進案,以至精粹案;制定國防二法以為法源依據;國防戰略目標的變更;以及各項新式武器的採購獲得與研發,也就是立基於針對舊有國防體制及國防策略做出整體性的變化,以期未來我國國防能量得以從根本上革除舊弊。然而,各國國情不同、戰略考量不同、彼此所需面對的敵人也不盡相同,因此雖然同樣屬於國防轉型,但並非各國的國防轉型皆依循固定的途徑而運作。
 臺灣為建立一隻「量小、質精、戰力強」的現代化國軍,於民國85年開始進行「國軍軍事組織與兵力調整規劃案」(簡稱精實案)。規劃在21世紀來臨時,將國軍建設為現代化的軍事組織。這波精實案裁減6萬餘兵力,幅度約11.6%。近年來,國軍根據敵情威脅變化與軍事戰略構想,持續縮減與調整兵力規模,由民國90年的40萬員、民國95年的29萬6千餘員,精簡至民國97年的27萬5千餘員(精進案),再由自民國97年5月至民國103年底,將區分為「規劃準備」、「計畫整備」、「執行驗證」等三個階段,及依「精簡高司幕僚組織」、「汰除老舊裝備」、「檢討行政、後勤人力委外」等規劃原則,兵員總額將逐步精簡至21萬5千人(精粹案)31。
 此外,國軍在非傳統安全危害日益突顯的態勢下,有必要對於國防轉型再檢討,應以防範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威脅做為國軍未來建軍備戰方向。以往每次政經兵推,假想敵一定是對岸的共軍,2010年兵推首度排除了中共武力犯臺威脅,將國家安全的威脅變成了超級颱風X(艾克斯)。未來,國軍建軍備戰方向亦有持續朝準備「非戰爭性軍事行動」為主。「非戰爭性軍事行動」(Military Operation Other Than War, MOOTW)的成形,使得國家武力的用途不再侷限於發動戰爭之所需;而不對稱戰爭的產生,也使得原有作戰理念面臨挑戰。因此,各國的整體國防轉型便成為未來軍事事務革命影響所及共同的趨勢。國防與外交結合亦將是我國戰略的思考方向之一,民國98年莫拉克風災,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派遣陸戰隊C-130J運輸機載運防水膠布飛抵臺灣,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兩棲登陸運輸艦「丹佛」號,亦裝載兩架MH-53E海龍直升機與兩架MH-60S騎士鷹直升機由日本佐世保出發支援我國救災32。
 近期,中共官方多次強調兩岸可洽談「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人道救援」亦可是一個潛在的方向。我國可以思考對於中共提出協助救難,如:搜尋落海的大陸旅客,中共海軍具備偵測與打撈能力;在無涉及我國防機密與軍事安全,反能強化對彼此的認知與相互學習。未來國軍持續進行精簡後,面對頻繁災難的挑戰將更為嚴峻,國軍除必須針對不同時空與層次,著手建立平時戰時完全可以轉換的專業裝備與能力,增加相關救難訓練外,亦應積極思考將國防與外交結合,從「人道救援」與「多邊關係」的概念切入,發展多方多國快速相互協助的模式。我國國軍應該據以思考未來的轉型之道33。
 伍、結語
 「非傳統安全威脅」是一種逐漸突出、發生在傳統戰場以外的「新的安全環境改變」,非傳統安全威脅成為目前多數國家生存與發展的主要現實威脅,我國做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自然無法置身度外。包括在1999年發生的921大地震、2003年發生的SARS疫情、2009年莫拉克風災等,皆造成臺灣人民嚴重的生命與財產損失,突顯非傳統安全對臺灣國家安全所構成的威脅,已經不下於傳統的政治與軍事威脅。
 在依循國家安全戰略指導的架構下,我國已立法要求國防部配合總統任期執行「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並自民國98年提出第一次「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其次,國防部依「國防法」規定,定期出版國防報告書,向國人報告國防整建之最新情形,其內容均是根據當前國家安全情勢、國防政策與施政作為,加以審慎編製,自民國89年至今亦達已有7屆,本文就我國軍事組識的策略文件的觀察可以發現,國防部除了持續建軍備戰以因應可能敵情威脅外,亦越來越重視非傳統安全議題。其一,是因為恐怖主義、複合式災害、如:地震、海嘯、颱風、核災或大規模傳染病等,對人民生命、財產的威脅,已不亞於戰爭的危害之外;其二,則是因為軍隊是國家行政體系中動員能量最大、機動速度最快及命令貫徹與執行效率最高的部門。
 因此,國軍除已經將「災害防救」列為中心任務,並積極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具體則如100年「國防報告書」所揭示,以「精進災害防救教育訓練」、「建立專業後備災害防救能量」、「強化複合式災害防救演練」、「精進國軍化、生、放、核災害救援能力」、「發展國軍協助災防準則」及「籌購救災裝備」等為相應國防轉型的努力方向。身為國軍的每一份子,均要有深刻體認。
 「非傳統安全威脅」可能造成之損傷已有凌駕於「傳統安全威脅」所造成損傷之可能,因此各國都已更加的重視如何的防範與因應,「非傳統安全威脅」範疇有哪些!予以分類,並簡述我國國防政策正視此一威脅而做的調整與轉變,應為吾輩軍人熟知,並體認與鼎力支持。

註釋
 註1:沈明室,〈國軍非傳統安全角色之探討〉,《陸軍通資半年刊》,第101期,民國93年8月,頁48-50。
 註2:王崑義,〈非傳統安全與台灣軍事戰略的變革〉,《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6卷,第2期,民國99年,頁5。
 註3:王崑義,〈非傳統安全與台灣軍事戰略的變革〉,《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6卷,第2期,民國99年,頁9-10。
 註4:王崑義,〈非傳統安全與台灣軍事戰略的變革〉,《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6卷,第2期,民國99年,頁1-43。另見,沈明室,〈國軍非傳統安全角色之探討〉,《陸軍通資半年刊》,第101期,民國93年8月,頁48-50。
 註5: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32-33。
 註6:章長蓉,〈兩岸共同維護海域安全初探〉,《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4卷,第1期,2010年2月1日,頁8。
 註7: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4-45。
 註8: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4-45。
 註9: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海洋政策白皮書》(臺北市:行政院研考會,民國95年),頁65-67。
 註10: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32-33。
 註11: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3-44。
 註12: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32-33。
 註13: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2-43。
 註14: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1。
 註15: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32-33。另見,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39-40。
 註16: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1。
 註17: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39。
 註18: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40-41。
 註19:總統97年8月6日華總一義字第09700147421號令修正公布「國防法」第31條:1.國防部應定期向立法院提出軍事政策、建軍備戰及軍備整備等報告書。2.為提升國防預算之審查效率,國防部每年應編撰中共軍力報告書、中華民國五年兵力整建及施政計畫報告,與總預算書併同送交立法院。3.前二項之報告,得區分為機密及公開兩種版本。4.國防部應於每屆總統就職後十個月內,向立法院公開提出「四年期國防總檢討」。
 註20:國防部「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3月),頁44-45。
 註21:王崑義,〈非傳統安全與台灣軍事戰略的變革〉,《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6卷,第2期,民國99年,頁1-43。
 註22: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25。
 註23: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32-33、39及73-74。
 註24: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20。
 註25: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176-193。
 註26: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72-73。
 註27: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82-83及87。
 註28:國防部「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3月),頁42-43。
 註29:國防部「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3月),頁44。
 註30: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26。
 註31:國防部「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3月),頁34-37。另見,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98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98年10月),頁35。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壹百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市:國防部,民國100年7月),頁104。
 註32:陳義忠,《軍事事務革命與我國陸軍轉型之研究》(臺北市: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政治學系碩士論文,民國96年5月),頁3。
 註33:陳義忠,《軍事事務革命與我國陸軍轉型之研究》(臺北市: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政治學系碩士論文,民國96年5月),頁3。
 
作者:毛正氣、崔怡楓、程國峰 

檔案請由此下載: http://defence.hgsh.hc.edu.tw/announce/download.php?aid=1153.&file=1












決策與人生

 


作者:林基源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1998年01月01日

 


內容簡介:
     「決策與人生」是以科學的方法分析在不確定情況下的決策問題。它能使決策者瞭解並權衡各種不同方案之利弊得失,及可能遭受風險之程度而作明智的抉擇。它並可用來計算資訊之價值與成本,以協助決策者判斷應否進一步搜集資訊以降低風險。因此,可視為「科學的神機妙算」。 

  決策與現代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更是影響組織成敗興衰的關鍵。決策本屬不易,處於快速變遷與多元化的社會,更增加決策的困擾與風險。「決策與人生」是作者凝聚多年的學術研究與人生體驗的結晶,殊值作為學生、公務員、企業界人士乃至社會大眾,面對重要決策時之參考應用,誠為一本現代人必讀的好書。 








教育部普通高級中學課程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國立新竹女子高級中學)
地址:(300)新竹市300東區中華路二段270號
電話:03-5456611#806 傳真:03-5456668
中心主任:吳原榮代理校長  聯絡人:孫先碧先生鄭惠如小姐
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學校-國立新竹女子高級中學發行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