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9年11月號

出刊日期:2010/11/26




本期目錄

 最新告示---共 1 則

 最新訊息---共 1 則

 專題文章---共 6 則

 新書介紹---共 1 則





其他公告












第二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11月9日截止報名


(軍聞社記者蔡宗恆台北七日電)
       國防大學海軍指揮參謀學院將於十一月十八日舉辦第二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會,報名日期至十一月九日截止,有意暸解國家海洋政策,並提供建議的相關科系教師、職員與學生歡迎報名參加。
        國防大學指出,海洋是國家發展的利基,也是全球性的議題,而我國四面環海,是十足的海洋國家,希望藉學術研討會的推廣,配合國家海洋政策,凝聚全國海洋共識,探究海洋權益維護及確保國家發展的良策。
        此次研討會的議題有「國家海洋政策制定中的海洋外交與海軍」、「從『南海各方行動宣言』形同虛設之原因論析南沙群島主權爭議」、「論我國領海及鄰接區法第十七條之管轄分配-海軍與海域執法之關聯為中心」及「二○二○年中國海權崛起態勢與未來台灣海軍因應思維之探討」等。
        第二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會,將於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八時在國防大學八德校區舉行,有意參加者請於九日前電洽(03)3732025徐文龍報名。












台南縣聯絡處辦理全民國防學生實彈射擊體驗活動暨射擊競賽


    ◎資料來源:軍訓通訊823期
    ◎作者:台南縣聯絡處 陳進賢

      為推廣全民國防教育,提昇學生全民國防意識,台南縣聯絡處自10月25日起連續二週假後備908旅歸零靶場實施學生實彈射擊體驗活動, 本年度射擊槍枝係向國防部購置國軍部隊現行使用之「T91步槍」,也使參與射擊體驗活動之學生認識國軍新式武器。
      為擴大實彈射擊體驗活動,於25日上午實施開幕典禮,由台南縣顏副縣長蒞臨主持,縣內各高中職校校長、家長會代表及國中小學校長亦蒞臨參與射擊體驗活動。副縣長於開幕致詞時表示:全民國防教育不能因兩岸關係的緩和則疏忽漠視,仍應藉由平時的教育與訓練,加深學生的愛國觀念,尤其實彈射擊體驗活動更是高中職校學生最為期待的活動課程,也相信透過實彈射擊體驗活動,會讓學生對全民國防教育有更親切的體會。
      為讓與會校長、來賓對射擊要領有深刻的印象及準確的方法,安排育德工家蕭大川主任教官實施射擊要領及安全事項說明。副縣長及與會的校長、來賓們個個大展身手,發揮神射手的高超技藝;聯絡處軍訓督導田慶琦上校頒發精美禮品給予射擊成績優異來賓。下午隨即由育德工家展開本年度學生射擊體驗活動的序幕,本年度計有高中職校28校、1萬2千多位學生參與。
      為凝聚學生全民國防共識, 並驗收實彈射擊體驗成果,聯絡處於11月9日假後備908旅實施實彈射擊競賽,為擴大成效亦特別邀請縣內各公私立高中(職)校校長與教職員共計300名參與本次競賽。
      聯絡處特別強調射擊競賽過程射擊安全,在各個環節均再三演練,充分顯現對於學生實彈射擊安全的重視。射擊競賽結果,學生組及教職員組分別由國立台南高工及國立曾文家商榮獲團體冠軍。
      閉幕典禮時頒發各組團體獎項及個人滿分獎狀以資鼓勵,聯絡處陳進賢助理督導除感謝各校參與活動之教職員及軍訓同仁外,亦鼓勵參賽學生教由比賽過程,讓全民國防教育「寓教於樂」,共同參與各項全民國防教育活動之推展,藉以凝聚全民國防共識,提昇全民防衛能量。












秘魯強勢反恐 治標不治本徒增仇恨


◎作者:呂炯昌     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

        秘魯國內現今的反恐作為,因前總統藤森壓迫人權罪行一一公布後,已大幅改善以往的強勢姿態,目前的恐怖組織活動相較於二十世紀末,已大幅減少,但流血衝突仍時有所聞,深究其恐怖活動難消弭主因,多出於社會資源不均與強權獨裁;秘魯著名經濟學家赫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去年即帶領一場捍衛原住民權益的抗爭,因亞馬遜一帶部落憂心總統賈西亞(Alan Garcia)大肆開發部落資源而爆發流血衝突,超過三十人在抗爭中遭到槍殺,也讓秘魯民眾恐懼,藤森執政時期的恐怖統治,是否將再度出現?秘魯恐怖主義的源起
        秘魯於一八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脫離殖民,宣告獨立,建立秘魯共和國,一八三五年,秘魯與玻利維亞合併,成為「秘魯-玻利維亞聯邦」。一八七九年,「秘魯│玻利維亞聯邦」為了爭奪太平洋資源與智利爆發戰爭,但是不幸於一八八四年戰敗,在割讓沿海省份後各自獨立。然而再度獲得獨立之後的秘魯並未就此平靜,政治腐化與經濟衰退,讓秘魯成為拉丁美洲恐怖組織的溫床。
秘魯與多數拉美國家一樣,政局面臨軍人干政與獨裁的問題。二次大戰之後,秘魯誕生十名軍人總統,其中就有七名靠軍事政變奪權。但是這些軍事領導者多數不擅治國,導致內政管理不善,衍生社會問題重重;在經濟上,秘魯亦面臨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根據美洲開發銀行的統計,秘魯全國最富有的百分之二十人口平均消費,為最貧窮的百分之二十人口九點一六倍,秘魯的豐富天然資源,卻是掌握在這些富人手中。在政治長期動盪、社會資源嚴重分配不均情況下,注定恐怖主義從此在秘魯蔓延;一九五九年卡斯楚領導古巴革命成功,在古巴建立西半球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之後,民族革命運動在拉美各國高漲,更進入了拉美游擊隊的活躍時期。秘魯也出現了「光明之路」與「杜巴克•阿馬魯革命運動」兩個惡名昭彰的恐怖組織,從此成為秘魯揮之不去的夢魘。
      「光明之路」(西班牙語為Sendero Luminoso SL)創辦人古斯曼(Abimael Guzman)原為大學哲學教授,同時也是秘魯共產黨的領導人之一。古斯曼在一九六○年代初期訪問中國大陸,並依據毛澤東的革命經驗修改他的改革理論。返國後開始鼓吹受壓迫者要群起反抗,為所有秘魯人開創新社會,「光明之路」以安地斯山區與亞馬遜貧困地區為根據地向外擴張,其成員主要來自秘魯最貧窮、最下層的農民或山區居民。由於主張以農民革命推翻秘魯政府,並且將富人財富分給窮人,因而獲得許多貧窮民眾支持。
      「光明之路」規模最大時成員高達三萬人、控制秘魯全國四分之一的地區,部份偏遠地區的政府甚至被「光明之路」的人民委員會所取代。「光明之路」在一九八○年開始發動人民戰爭,為奪取政權製造上萬次血腥暴力攻擊活動,不論是政府官員或是平民均成為攻擊目標。在為期二十年的內戰中,近七萬人因此喪命,其中超過半數為「光明之路」所為,造成秘魯經濟損失高達兩百五十億美元;該組織因而被秘魯與美國國務院列為恐怖組織。
       杜巴克•阿馬魯革命運動(西班牙文為Movimiento Revolucionario Tupac Amaru MRTA)成立於一九八四年。這個左派游擊隊以十八世紀南美洲反抗西班牙暴政的原住民英雄為名,為傳統馬克思列寧主義革命運動組織,早期領導者為坎波斯(Victor Polar Campos),他在一九九二年遭到逮捕後,改由卡托利尼(Nestor Cerpa Cartolini)領導。杜巴克•阿馬魯革命運動同樣以殺害平民與政府官員、綁架、汽車炸彈攻擊作為主要攻擊手段,不過杜巴克•阿馬魯革命運動以城市作為游擊戰的主戰場。根據秘魯真相委員會調查,大約有一萬秘魯人遭到這個組織所殺害。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十四名杜巴克•阿馬魯革命運動恐怖分子趁著日本駐秘魯大使館舉行日本天皇六十五歲誕辰的機會,佔領了日本大使館,同時挾持了六百名來賓作為人質。這些恐怖分子要求釋放他們在獄中的戰友,但是秘魯政府拒絕與恐怖分子妥協,從此與秘魯軍警展開長達四個多月的對峙。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二日,秘魯特種部隊展開強勢攻堅行動,擊斃大使館內所有恐怖分子後,化解這場人質危機,此次行動也被各國喻為「完美」的攻堅模式。至今,杜巴克•阿馬魯革命運動恐怖分子仍被歐盟、美國與秘魯列為恐怖組織。

◎反恐政策與實際效果

        日本裔的藤森謙也(Alberto Fujimor)在一九九○年當選秘魯總統之後,利用掌握國會多數優勢與美國的協力支持,開始推行更強硬的打擊恐怖主義措施。秘魯國會在一九九二年通過「反恐法案」(Anti-terrorist Law 24745),賦與秘魯軍警更大的權力打擊國內恐怖組織與相關活動。同時為了杜絕武裝游擊隊利用偏遠地區作為根據地,秘魯政府動員郊區民眾,將其武裝起來,透過組織自衛隊模式打擊恐怖主義。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秘魯在反恐上最主要的盟友;一方面,美國國內的毒品主要來自於鄰近的拉丁美洲,毒品貿易更是拉丁美洲地區恐怖組織的主要經費來源;二方面,美國擔心拉丁美洲地區的恐怖組織向美國滲透,伺機發動恐怖攻擊。基於上述理由,美國長期提供秘魯這個飽受恐怖主義困擾的國家在掃毒與反恐方面所需的協助。美國政府先後透過「安地斯方案」(Andean Initiative)與「哥倫比亞計畫」(Plan Colombia),投注大筆經費協助拉丁美洲打擊毒品與恐怖主義。儘管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大幅減少對拉丁美洲的經濟援助,但是美國對秘魯的援助卻有增無減。

◎結語

        近年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在拉丁美洲大力推動「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措施,然而經過時間證明,這項經濟措施並未改善該地區的貧富差距問題,反而導致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秘魯也同樣深受其害,使得左派恐怖組織仍有東山再起的可能。因此,強勢打擊恐怖主義,畢竟還是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唯有促進經濟穩定發展與維持社會平等,才是真正消弭恐怖主義溫床的方法。(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






中共海軍「 遠洋防衛 」的轉型與侷限


◎曹少滋 (作者為國防大學政戰學院中共解放軍研究所碩士)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於去年四月二十三日主持中共海軍建軍六十周年慶典活動時提出:「『中國』無論發展到什麼程度,『中國』永遠不稱霸,不搞軍事擴張及軍備競賽,不對任何國家構成軍事威脅。」在這段話的背後,胡錦濤又於指導海軍時提出:「大力推動由『近海防禦』型向『遠海防衛』型轉變,提高資訊條件下遠海機動作戰能力…」,中共海軍之戰略隨著國家之利益發展開始改變為「遠洋防衛」,中共官方稱上者為遠「海」防衛而不提遠「洋」,主要乃著眼於降低西方國家對中共崛起的疑慮。  美重視中共海軍力量發展
      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於八月十六日提出的「中共軍事及安全發展報告(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0)」中提出,中共的海軍力量對亞洲而言,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且正積極的從事航空母艦的研究方案;在此期間,東北亞因為朝鮮半島之問題,美國與韓國於九月在黃海進行的「乙支自由衛士(Ulchi Freedom Guardian)」海上聯合軍演,以及美國與日本即將於十二月在釣魚台周邊海域舉行的聯合軍演,加上美國與越南在兩國融冰十五年後,雙方海軍於八月十日在南海實施「非戰鬥性」軍事訓練等,均在在顯示出,包含美國在內的亞太地區國家,對中共海軍力量發展的重視,以及衍生出各區域的圍堵模式。然而,中共海軍是否真的具有挑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軍事實力,能夠遂行「遠洋防衛」之構想?
      事實上,自二○○六年胡錦濤在中共海軍內部的演講中,即提出了「海上強國」的論述,並鼓勵「強大的人民海軍」去「維護我們的海洋權利和利益。」結合上述說法,包括共軍領導人、各級軍官、官方刊物及中共軍中期刊均認為,中國大陸的經濟與政治力量視海上通道的進入與利用而定,而這需要一支強大的海軍,對此通道予以保障。自此後起,中共海軍提出了替代「近岸積極防禦」(Offshore Active Defense),強調在第一島鏈內的沿海防衛,並注意台海間偶發事件的想法。此新觀點即是後來「遠洋防衛」的概念,強調在第一島鏈外進行多面精確打擊,並在中共所稱的兩百浬經濟專屬區(EEZ)以外地區進行作戰,以為中共的海岸線防禦增添一層戰略縱深。
   據美軍的情報分析,若中共要提昇C4ISR以及海上長程支援能力,則需要更多大/中型戰艦及艦載航空部隊。目前中共海軍正規劃於二○二○年以前建造多艘航空母艦及其他配屬艦艇,意即著眼於此;然而從國際戰略的角度來看,部分中共學者對上述做法表示擔憂,認為這可能會使中共與鄰近國家產生對抗,不利於「和平發展」。但無論中共是否決定追求「遠洋防衛」,其戰略概念已逐步將保衛海洋利益視為保衛國土之外的另一個軍事現代化動力,後續發展殊值關注。
      若以中共所處之地理位置而言,其海岸線集中於東方,面對太平洋,就其海軍兵力之集中,為一優勢條件;倘如以一陸權國家而言,或許已經足夠,但自一九七一年至一九八三年間,隨著海運貿易的拓展,中共的商船隊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航運隊伍之一,中共領導人發現,中國大陸的海洋被包覆在第一島鏈之內,因此,當劉華清接任海軍司令員後,提出了跨越第一島鏈及第二島鏈之構想,便是因應中共海軍所面對困境的一個發展方向。

 

◎第一島鏈以西仍以美國為首

      中共擁有如旅順、湛江、舟山這些軍港,具有戰略地位、艦隊兵力以及後勤設施,包含新建的海南島三亞港亦同,可以得知,當中共面臨近海威脅時,北、東及南海艦隊之兵力,包含海航之攻擊機,均可在各海域集結兵力對抗或反制威脅;但是,如果當入侵的威脅兵力大於該海域之艦隊兵力時,中共則需從其他海域艦隊調派艦艇,以集中優勢兵力。台灣海峽以北的東海與北海,被包覆在朝鮮半島、日本(包含沖繩群島)之中;近期美、日依據《日美防衛合作指針》,預於今年十二月於沖繩島附近海域舉行聯合演習,並首次提出「離島奪回訓練」之項目;同時,因閩晉漁5179號撞船事件,中共大動作維護東海「春曉油田」主權,兩國關係緊張。另外,因朝鮮半島問題,美國與韓國於九月在黃海進行的「乙支自由衛士(Ulchi Freedom Guardian)」海上聯合軍演,兩國共投入八萬餘兵力;近期,美國更持續增加亞太地區潛艦的部署,以及擴建關島基地等行為,包含部署RQ-4A「全球之鷹」無人偵察機等;另於今年九月中旬於關島附近海域舉行「勇敢之盾(Valiant Shield 2010)」演習,包含派遣「喬治.華盛頓號(George Washington CVN-73)」航空母艦、十六架F-22的先進軍力,以及約一萬四千名兵力,其動機為向中共展示軍力;由此可知,東北亞的第一島鏈以西海域仍以美國為首,並由日本與南韓為輔助下所控制。


◎中共仍難以控制南中國海

      儘管中共海軍指派054A江凱級等新型艦艇於前年十月通過津輕海峽、或是運用潛艦出沒於鹿兒島、沖繩島或關島等,以及今年六月時指派現代級驅逐艦等十艘艦艇於宮古島附近海域操演等,惟此並不能代表中共海軍真的有能力可以控制第一島鏈以西之東海或是北海海域;此顯示出,中共海軍若要遂行其遠洋防衛之戰略構想,將遭遇到困難。
      若就南中國海而言,其周遭的複雜性更高,包覆在外的包含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及印尼等國;位於越南的金蘭灣則為南中國海的重要戰略位置,其可監控中共進出南中國海的航線,亦為距離南沙群島之最近港口基地,如未來越南所採購之K級潛艦順利成軍,部署於金蘭灣至胡志明市之海域,將能監控中共艦船進出麻六甲海峽;另外,中共與東盟南海周邊國家曾簽訂「南海各個行為守則」,但各國仍然各自整軍備戰,以防衝突升級衍生戰爭。中共深知該海域的複雜性與衝突性,在過往的歷史中,除了國共內戰之外,中共海軍對外發生兩次海戰均是在此海域,對象都是越南;故中共於海南島南面擴建三亞港,包含旅洋Ⅰ型、旅洋Ⅱ型與071型船塢登陸艦等新式裝備均編配於南海艦隊,顯示出其對該海域之重視;近期,中共科技部門及國家海洋局設計之「蛟龍號」深海載人潛艇,更於三千七百五十九公尺之南海海底插上中共之五星旗,以宣示其對南中國海之主權。由此得知,在南中國海中,因該海域之複雜性與多元性,加上美國之角逐與東盟各國勢均力敵,雖然中共在兵力部署上增加強度,以及運用各種模式宣示主權,但並無法完全控制南中國海。
 

◎結語

      綜上所述,雖然中共海軍之軍事力量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其三千噸以上新型水面作戰艦已經超過二十五艘,新式潛艇亦同樣超過二十五艘,其他包含海上保障兵力、新式飛彈快艇也逐漸汰舊換新,整體戰力已不可忽視。然而,就其所面對的外在現實環境問題,並非可輕易克服,因此,中共海軍之軍力雖然仍在持續發展,但亦遭到相當之侷限。
 






美國空軍HH-60G 救難直升機


                                                              

        基於戰場搜救與重大災害發生時的立即救援,美國空軍長期以來積極建置足夠的搜救能量,期藉有效的人員訓練、載具與裝備性能的提昇、行動準據的策定,強化緊急救援的能力。尤其因應全球氣候異常,天災發生機率增加,非戰爭軍事行動逐漸成為軍隊重要任務;其中,美國空軍現役的HH-60G鋪路鷹﹙Pave Hawk﹚救難直升機無異扮演吃重的角色,無論飛抵戰場或災區,總能為受困的官兵或民眾帶來希望,展現的救援效率一直受到讚賞。本週「軍武大觀」特別聚焦介紹,一饗讀者。戰場狀況瞬息萬變。面對詭譎多變的戰場環境,一支能夠創獲戰果的軍隊,除了情報要明確,以有效掌握敵情,軍隊擁有精良的武器裝備、人員士氣保持高昂、後勤作業足以配合軍隊作戰,均是不可忽略的因素。對實際作戰的軍隊來說,兩軍交戰必有傷亡,奉命前往目標區執行任務,亦有受困的風險,此時必須依賴完備的救難機制,擔負起戰場搜救任務,將戰地受困或傷亡官兵迅速救出。此外,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地球暖化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重要課題,但隨著風災、震災發生機率較以往提昇,防災、救災已是各國政府的重要施政。二○○五年八月,威力驚人的「卡崔娜」颶風肆虐美國東南地區,正當災區百姓身陷水患威脅之時,美軍及時投入救災,為災區燃起希望,在強調非戰爭軍事行動的今天,救災已是軍隊不能推卸的職責。可以說,軍隊的角色已非僅因應可能突發的戰爭,而是隨時要做好安全危機處理的準備。
     有鑑於戰場搜救與災區救援的任務需求,能夠進行空中加油、機上導航設備及救援裝備完善的HH-60G救難直升機,始終是美國空軍信賴的救援尖兵。由於HH-60G自服役以來已經參與多次任務,無論惡劣的天候、危險的環境均曾經歷,即使美國空軍已著手新一代機種的換裝,但現階段HH-60G仍有不可取代的價值。
     提及HH-60G鋪路鷹直升機,應先從H-60系列直升機談起,因為它僅是H-60家族眾多成員之一。H-60系列直升機是塞考斯基公司的經典代表作,當初之所以問世,主要在於美國陸軍為早日獲得能夠執行部隊運輸、指揮管制、醫療後送、偵察等任務的新一代直升機,取代日趨老舊的UH-1系列直升機,經過塞考斯基公司與波音公司競標,最後由塞考斯基於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以YUH-60A型贏得合約,並命名為黑鷹式。
     黑鷹式直升機配備兩具通用電機公司T700-GE-700 型渦輪軸發動機,每具出力約一千六百二十二軸馬力,搭配以鈦金屬及玻璃纖維複合材料製造的四葉式主旋翼,具備良好的貼地飛行能力(NOE)。該型機基本編制包括兩名飛行員及一名機工長,機艙內配備通風及加溫設備,機腹裝有一具貨物掛鉤,最重可吊掛約四千斤的裝備。由於黑鷹直升機戰場存活性優異,機身基本上可抵擋小口徑武器的直接射擊,機組員座椅也配備裝甲保護,可抵擋二十三公厘砲彈的射擊。海鷹系列SH-60空重配備兩具T700-GE-401C型渦輪軸發動機,每具出力約一千六百六十二軸馬力,航程八百三十三點四公里,機上配備回收輔助安全系統,使直升機可在惡劣天候或黑夜中安全降落在艦艇的飛行甲板上。海鷹式主要部署在美國海軍的巡防艦、驅逐艦、巡洋艦及航艦上,以執行反潛、飛彈目標標定、反水面艦艇、打擊作戰、搜救及行政運輸等任務。
     至於HH-60G型長程搜救直升機,主要用於執行戰鬥搜救任務,以及特戰部隊的部署、再補給,目前配署美國空軍、後備空軍及航空國民兵。機上除配備空中加油管,駕駛艙中還裝有油料管理面板,飛行員也可配戴夜視鏡,其它裝備還包括慣性導航系統、彩色氣象/ 地圖測繪雷達、衛星通訊裝置,及前視紅外線儀等。該型直升機的機組員包括兩名飛行員、一名機工長及兩名搜救人員,機艙內可載運八至十人。吊救絞盤可吊掛一具擔架,或以叢林穿刺器一次吊起三個人。機上除了APR-39A(V)1 型雷達警告接收器、ALQ-144A型紅外線反制裝置及M130型灑佈器外,側窗還可架設M60、M240或GAU-2B 型機槍,艙門邊也可各裝置一挺十二點七公厘機槍。此外,與搜救有關的改良型還有HH-60H,配備機腹掛鉤,編制四名機組員,可搭載八名人員,能執行垂直運補、後勤、打擊救援、特戰支援、醫療後送、搜救及反地面打擊等任務。HH-60J則是美國海岸防衛隊使用的型號,主要用於執行搜救、近岸執法、掃毒及環保等勤務。
        當然,以鋪路鷹為名的除了HH-60G外,另有以支援特種作戰為任務的MH-60G特戰直升機,它採用兩具T700-GE-701C型發動機,輸出動力約一千六百三十軸馬力,飛行速率每小時二百九十四點四公里,最大起飛重量近一萬公斤,機上裝有自動飛行控制系統,主旋翼配備除冰裝置,主旋翼及機尾均可摺收。此外還配備全天候雷達、伸縮式空中加油管及機艙內輔助油箱,吊救絞盤可負重二百七十公斤,機腹另有一具荷重三六○○公斤的貨物掛鉤。
     MH-60G型直升機的機組員包括兩名飛行員及機工長、射手各一名,可配備兩挺七點六二公厘迷你機槍,自一九八二年起服役,美國空軍特戰指揮部共配署十架,能執行的作戰任務,包括在日、夜間或不良氣候下為特戰部隊實施潛入、撤出及再補給作業,此外也可擔負戰鬥搜救任務。
     MH-60K型則是用於執行長程低空穿透任務的特戰直升機,可在漆黑夜晚、不良天候及敵人領土內作業,配備兩具T700-GE-701C型發動機,每具輸出一千八百四十三軸馬力。該型機擁有先進的整合航電裝備、多功能顯示器、數位地圖產生器、前視紅外線偵測儀,以及多模式地形追沿雷達等,除空中加油管外,也能加裝兩具外掛油箱。
        由於好評不斷,H-60系列直升機的使用客戶遍布全世界,全球許多國家都下訂單採購,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亞、巴林、巴西、秘魯、哥倫比亞、埃及、希臘、以色列、日本、約旦、南韓、馬來西亞、墨西哥、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西班牙、菲律賓、泰國等國家的軍隊都建置H-60直升機的機隊;美國本身包括陸、海、空軍、陸戰隊、國民兵、航空國民兵、後備陸、海、空軍,以及海岸防衛隊也是愛用者。翻開H-60系列直升機的實戰紀錄,曾經先後在格瑞納達、巴拿馬、科威特、索馬利亞、波士尼亞等地,先後執行戰鬥、人道救援及搜救等任務,兩次波灣戰爭及阿富汗戰役,從未缺席。
       此外,H-60系列直升機的各種衍生機型,在黑鷹系列包括美軍部份的EH-60A、EH-60B型電戰機,HH-60G型搜救機、VH-60型行政機,UH-60Q型醫療機、MH-60G、MH-60K型特戰機,以及國外客戶的S-70A、S-70C、UH-60A/L及UH-60P型。海鷹系列則包括美軍的SH-60B、SH-60F、HH-60H、CH-60S、SH-60R型,美國海岸防衛隊 (USCG)的HH-60J型,以及外國客戶的S-70B 型,也有改裝供消防單位使用的滅火直升機。
◎文:谷越   ◎圖:美國空軍網站

◎資料來源:青年日報






日俄領土爭議的歷史糾葛與未來發展


◎作者:劉啟源(作者為軍聞工作者)

◎資料來源:軍聞社 99/11/16


      為凸顯在亞洲影響力,俄羅斯總統麥維德夫本月一日視察日俄之間有領土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俄方稱為千島群島),成為自蘇聯時期以來首位親抵北方四島的俄羅斯領導人。此舉立即引起日本國內朝野不滿,日本政府隨即召見俄駐日大使貝利,表達嚴重抗議;日本外相前原誠司更表示,日本決定召回駐俄羅斯大使河野雅治,以抗議俄羅斯總統視察的行為。事實上,「北方四島」的主權問題由來已久,日俄兩國都無法在國際法或歷史解釋找到完全有利於己的依據來說服對方;目前兩國內部均充斥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使得兩國領導人現階段無法在政治層面做出讓步,唯有從區域共同利益的角度從而使雙方妥協,才可能擱置或解決領土爭議。值得注意的是,麥維德夫此次造訪北方四島雖然引發日本強烈不滿,在透過外交管道表達抗議的同時,相對於日前和北京在釣魚台衝突中的反應,日本表現得較為克制。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國會得知上述消息後,僅以「遺憾」的外交辭令表達不滿,並強調北方四島是日本固有領土。相較於俄使貝利對日媒的說法顯得相對強硬,他表示,此一訪視純粹是俄羅斯的內政,「總統要訪問本國領土,誰都無法禁止」,並呼籲日本冷靜。
二戰結束 蘇軍進駐四島
      回顧歷史,位於日本北海道北方的千島群島,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被蘇軍佔領,就一直受到蘇聯的控制,但日方自戰後亦宣稱位於北海道根室半島外海的國後、擇捉、色丹和齒舞群島,也就是所謂的「北方四島」是日本領土。自十八世紀起,日本及俄羅斯即先後在此地開發,在一八五五年日俄簽訂友好條約時,將南千島群島(日本稱北方四島)劃歸日本,日本一向主張,這是日本擁有北方四島主權的歷史依據;一八七五年,日俄再度簽署條約,將千島群島悉數劃歸日本。一九三○年時期,千島群島住有一萬七千多名日本原住民「愛奴人」。
      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日本投降,美國、英國和蘇聯在《雅爾達密約》中約定將千島群島「交還」蘇聯,蘇聯部隊因此進駐,並將住在島上的愛奴人全數驅逐。迄一九五一年,美、英、法簽署舊金山和約,要求日本放棄千島群島等島嶼,日本並未接受,但蘇聯的主張認為,蘇軍佔領千島群島是「二戰的結果」,而戰敗的日本當然無法改變此一結果。直到一九五六年,蘇聯和日本兩國簽署《蘇日共同宣言》,但當時兩國對北方四島的主權問題無法達成共識,日本國會在同年二月取消放棄國後島和擇捉島的決議,不放棄北方四島的主權;雖然蘇聯原本也同意歸還齒舞群島和色丹島,但卻無法對國後島和擇捉島的部分取得共識,因此最後簽約時,並沒有對領土爭議達成任何協定,宣言中也沒有任何相關內容。
      至二○○四年,俄國外長拉夫羅夫表明,俄國仍有意依照《蘇日共同宣言》時的主張,把齒舞、色丹兩島交給日本;時任俄羅斯總統的普亭在次年訪問日本時,更重申這項提議,但由於俄方願意撥交的領地僅占爭議地區領土面積的百分之六,日本認為「誠意不足」,堅持四島一併歸還,因此問題至今仍無法解決。
二○○九年七月,日本參議院一致通過「促進北方領土問題解決特別法」(北特法)修正案,明確記載「北方領土為我國固有領土」。這是日本首度在法案中將北方領土明定為「固有領土」,明確賦與日本擁有北方四島主權的法源依據。俄方則強烈表態反對日本該項法案,強調北特法不可能為雙方帶來任何具體成果,並主張「日本應該放棄領土要求,與俄羅斯締結接受二次戰後結果的和平條約。」

四島爭議 日俄各有盤算

      俄國對北方四島爭議的堅持,除了民族主義的情緒之外,當然還有海上戰略利益的考量。在地理上,俄羅斯雖然全境四方均有出入海洋的通道,但其中夾雜著一些無法控制的限制因素。位於俄西的「波羅的海」通道,由於立陶宛、拉脫維亞及愛沙尼亞的獨立,俄西臨海只剩下芬蘭灣一隅小小出口,其出入波羅的海的任何軍事行動都受到芬蘭灣沿岸國家的監控。另外,在俄南的「黑海」及土耳其海峽通道,由於受到土國的掌控,該通道的出入本來就不夠暢通,加上前蘇聯黑海沿岸國家的獨立,此一通道的戰略意義和波羅的海同樣都大不如前。
      在俄北方面,由於受北極大洋結冰的影響,這一地區的海面在全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均難以通航,即使在可以通航的季節,從俄羅斯北極地區進入太平洋也只有一條白令海峽通道。白令海峽另一側的阿拉斯加為冷戰時期對手│美國的地盤,因此,俄羅斯的海上力量欲從北極地區進入太平洋仍受到掣肘。
從氣候條件上看,俄羅斯整個遠東地區的眾多港口到冬季多要封凍,由於受日本海暖流的影響,在千島群島則有一些可以全年通航的天然良港。所以,比較而言,千島群島諸通道的出入是自由的,北方四島通道是千島群島諸通道之一,比該群島其他通道更具有戰略意義。
      反觀日本,幾個小島在經濟或戰略重要性似乎不甚重要,但卻承擔了日本國內龐大的民族主義與政治壓力,執政的民主黨又比自民黨壓力更大,他們必須堅持這些島嶼無論在法律、歷史、道德上都屬於日本。做為美國在亞洲的堅定盟友,日本過去一直對俄羅斯多有顧忌,一九九○年代期間,日本甚至不斷反對俄羅斯參與七大工業國高峰會,縱使俄國加入成為八大工業國,日本在高峰會討論財政與經濟議題時,也不斷企圖將俄國趕出門外。另一方面,日本高分貝抗議和凸顯主權爭議,亦有助其自衛隊持續爭取國防預算,相形之下,也能藉此提昇日本之於美國亞太戰略的價值與籌碼。
戰略考量 仍有合作空間
      依目前的情勢發展來看,傳統政治外交的制約手法,並不符合日俄雙方的現實需要,這是因為近年來國際間的政經強權大國,在外交運作影響力上,往往囿於諸多不可預期的因素而顯得力不從心,甚至造成形勢愈加危殆,之前的日「中」釣魚台撞船糾紛及天安艦事件即是教訓。
      俄羅斯和日本雖因北方四島爭議而互表不滿,但雙方在區域合作方面仍有其他諸多共同利益,換言之,歷史懸案未必會破壞日俄整體關係。例如,兩國都擔憂當前中國大陸的崛起可能導致區域安全失衡,故而日俄均將中共視為潛在威脅,此一因素將促使兩國政府盡量避免因為北方四島問題破壞雙邊關係。日本政府已經表示,菅直人在本月中旬日本主辦的亞太經合領袖會議上,「應該」會與麥維德夫召開雙邊會談,態度至為明顯,這代表了在擱置爭議的前提下,日俄未來仍可在很多領域合作,此外,河野雅治也在「召回」數日後返回莫斯科,據悉主要任務是要促成日俄領袖會談。可以預見的是,俄羅斯為避免因小失大,未來仍會在亞太地區平衡於日「中」之間,在政治上也未必要與中共結盟對抗美日;若能放棄傳統強權的思考模式,改以合作伙伴的觀點出發,輔以外交戰略上的靈活運用,或許才能獲得更大的安全及經濟利益。






西方「克勞塞維茨」與東方「孫子」兵學思想比較之研究


◎作者:于成森上校,現任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教官

◎資料來源:軍事學術期刊,第廿五卷第五期。

       《孫子兵法》和《戰爭論》相同部分為:1.在哲學層次的均以「二元論」(Dualism)實施論述;2.對戰爭的最高層次(大戰略)和戰爭的作戰,兩人對戰略問題的分析架構並無太多差異,3.對於戰爭性質克氏除談論外並提出新觀念,孫氏甚少直接討論;4.克氏並不特別重視經濟因素與戰爭的互動,而孫氏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位注意到戰爭與經濟之間密切關係的戰略思想家;5.克氏重視戰鬥,尋求決戰,並以此為其全部戰爭理論的重心,孫氏也重視數量優勢;6.克氏與孫氏對「攻擊對防禦的關係」時,均認為彼此是互補關係,亦強調防禦優於攻擊;7.克氏發現戰爭中的「摩擦和機會」為兩種不同而又互動的因素,並提小因可致大果,卻未明確地討論此種關係,孫氏提出「不可勝」,即盡量減少我方本身的摩擦,不讓敵方有可趁之機立所謂「待敵之可勝」,即等待敵方的摩擦提供我方可利用的機會,此已簡明扼要把摩擦與機會之間的關係表達無遺;差異部分:1.克氏極端重視戰爭和政治之間的互動關係,孫氏則很少論「政」,其思想是以「兵」為核心;2.克氏對後勤及技術則幾乎未曾論及,孫氏則多次強調後勤對作戰的影響;3.克氏認為「勇敢」是軍人的首項要求,孫氏把「智」列為第一位;4.克氏對情報的價值幾乎完全予以否定,孫氏非常重視情報。

   《孫子兵法》與《戰爭論》同為不朽名著,在思想上自各有其特點。而克勞塞維茨和孫子在背景、時代、地理、文化等各方面均有很大的不同,對所研究的同一主題“戰爭”,自然就有不同的結果立孫氏所著的《孫子兵法》最大優點為言簡意,而克氏的最大弱點則為繁複隱晦。

    因此,要想比較他們的著作並非易事,必須作較精密的分析,較深入的思考,始能明瞭其間之異同和得失;故克氏與孫氏二位兵學家,在思想上的關係非常微妙,同中有異,而異中又有同,二者應該是互補,嚴格說來,似乎還是同多於異。






法國卡沙級飛彈驅逐艦


       ◎文:駱涵 
       ◎圖:www.netmarine.net
 

       為延伸海權,鞏固海軍戰力,全球各主要國家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無不積極發展新一代船艦,以因應日後的制海作戰需求。就法國海軍來說,面對未來的建軍挑戰,即使目前整體戰力仍維持一定的水準,但打造新生力軍似乎已是不變的目標。不過,建軍無法速成,需要穩健踏出步伐,在逐步換裝的過程中,部份已服役一段時日的作戰艦扮演階段性任務角色,具備防空、反潛、反水面等作戰能力,而且經過升級的卡沙級飛彈驅逐艦,始終受到法國海軍信賴。本週「軍武大觀」單元,透過卡沙級飛彈驅逐艦的介紹,見證其特色與性能。  當前海軍作戰已非過去傳統的艦砲轟擊,隨著飛彈的問世,船艦置身大海,除可能遭遇魚雷攻擊,來自空中或敵艦的飛彈亦足以造成威脅。基此,擁有飛彈驅逐艦、飛彈巡防艦成為各主要國家海軍從事建軍的優先考量,期能護衛航空母艦或執行船團的護航任務。
    揮別二十世紀後,世界主要海權國家的建軍邁入新的里程,發展更具現代化的飛彈驅逐艦視為刻不容緩的工作,無論火力、航速、偵測、航電,均期盼讓世人有耳目一新的感受,使新世紀的飛彈驅逐艦發揮快、狠、穩、準的特性。以法國海軍而言,獲得新一代的飛彈驅逐艦是其致力達成的目標。
佛賓級造價高被迫放棄
    在法國與義大利兩國合作下,現階段已執行一項「下一代共同造艦計畫」,為兩國生產所謂的「水平線飛彈驅逐艦」。法國版稱為佛賓級,共有兩艘;義大利版則稱為安卓多利亞.多利亞級,共訂購兩批四艘,首批兩艘已於二○○七年及二○○九年服役。儘管法國海軍早有發展新式飛彈驅逐艦取代老舊的敘佛倫級,以及一九八○年代末期下水,一九八八年七月與一九九一年九月先後服役的兩艘卡沙級,但因佛賓級的造價實在不便宜,即使法國海軍原本希望再訂購第二批的兩艘,還是因預算有限被迫放棄。因此,法國海軍還是需要卡沙級飛彈驅逐艦再多貢獻幾年,至少二○二○年以前,獲得完善後勤維修與提昇防空戰力的卡沙級仍有施展身手的機會。
    東西方冷戰期間,法國海軍的主力是一九五○年代建造的十二艘Type-47驅逐艦,服役多年後,法國海軍決定以一九七○年代後期建造的喬治.萊格斯級驅逐艦,取代八艘通用及反潛構型的Type-47;至於另外四艘防空構型的Type-47,法國海軍再以喬治.萊格斯級為基礎,研產卡沙級(Cassard class)飛彈驅逐艦。原本法國海軍規劃建造四艘卡沙級,剛好取代四艘Type-47,但是受限國防經費吃緊,法國海軍被迫接受第三及第四艘艦無法獲得的事實。畢竟,法國海軍既想擁有能擔重任的飛彈驅逐艦,卻又不能不發展戴高樂號核子動力航空母艦與凱旋級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預算排擠情況必然發生,加上一九九○年代後,冷戰逐漸走入歷史,卡沙級注定只能維持兩艘的規模。
卡沙級性能諸元
    首艘卡沙級飛彈驅逐艦「卡沙號」(Cassard D-614)於一九八五年二月六日下水,一九八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服役;第二艘「尚.巴特號」(Jean Bart D-615)於一九八八年三月十九日服役,一九九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服役。卡沙級艦長一百三十九公尺、艦寬十四公尺、標準排水量四千二百三十噸、滿載排水量四千七百噸。從外觀看,該級艦保有二十世紀歐系國家海軍船艦的特色,雖然外形設計仍顯複雜,但似乎已可窺見歐系船艦朝簡潔設計的趨勢。或許是該級艦較狹長,直覺上噸位頗大。至於該級艦採全焊接鋼製艦體,平甲板構型,縱向骨架結構。為減輕船艦的重量,以確保航速,卡沙級飛彈驅逐艦使用重量較輕的鋁合金當作上層結構的建材,另為彌補建材抗損能力較低的先天限制,亦配備精密完善的損管消防系統及核生化防護設備。值得一提的是,卡沙級採用複合柴油機與柴油機動力系統,放棄燃氣渦輪,使得該級艦增加續航力,亦是法國海軍首艘使用全柴油機動力的水面作戰艦艇。
    卡沙級的另一項特色是其艦上第二層甲板設有一條可貫穿全艦的通道,一旦遭遇狀況,艦上官兵可透過通道迅速就戰鬥位置執行任務,立即備戰,節約不少時間。就該級艦艦內空間來說,卡沙級的內部空間較寬敞,全艦共有二百五十一個鋪位,可提供二百多位官兵工作及生活,其餐廳、伙房、醫務所等設施可以滿足官兵需求。
卡沙級武器裝備系統
    在武裝方面,卡沙級以一具位於機庫與照明雷達之間的美製MK-13單臂飛彈發射系統擔負防空任務,防空飛彈從原本的韃靼(Tartar)換成較先進的標準一型飛彈,可備彈四十枚。法國海軍最初曾規劃在後兩艘卡沙級上換裝垂直發射的Aster系列防空飛彈,但這兩艘的建造計畫遭到取消。近迫防空方面,卡沙級的機庫兩側各有一具法製六聯裝Sadral防空飛彈發射器,以法國陸軍西北風飛彈的海上衍生型來攔截逼近的敵機與敵飛彈。
    卡沙級艦首的DCN一百公厘快砲射速每分鐘有六十至七十八發,對空射程約十七公里,對水面射程約八公里,除了水面射擊外尚具有部分防空能力。艦上其他的武器包括八枚MM-40飛魚反艦飛彈(2006年起換裝新的MM-40 Block3)、兩門分置於上層結構02甲板兩側的奧立崗二十公厘機砲、兩挺十二點七公厘機槍、兩門KD-59E固定式輕型魚雷發射器。該級艦艦尾設有一個直升機庫,搭載英製大山貓反潛直升機,直升機甲板還配備Samahe 210輔助降落系統。此外亦可配備體型較大的美洲豹直升機搭載有高功率雷達並擁有較遠的航程,能為母艦提供半徑二百四十公里水面目標搜索、精確追蹤能力,並作為反艦飛彈的中途導引平台,大幅強化了卡沙級的遠程反水面能力。
   卡沙級配備Thomson-CSF公司頗受好評的Senit.6半分散戰鬥系統(整合有OPSMER決策支援系統),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法國海軍對兩艘卡沙級的戰鬥系統實施升級,整合若干屬於Senit.8戰鬥系統套件。該級艦的電子戰系統有ARBB-33電子反制系統、ARBR-17B電子支援系統、兩具AM-BL-1B Dagaie干擾絲發射器,以及兩具Sagaie AMBL-2A十聯裝干擾絲發射器,另有一具美製AN/SLQ-25魚雷反制系統。
   偵測方面,卡沙級原本配備一具Thompson-CSF的木星2D長程對空搜索雷達及一具DRBJ-15平面搜索雷達;一九九二年被新式DRBJ-11 ARABEL 3D多功能相位陣列雷達取代。此外,卡沙級艦配備兩具Racal DRBN-34AI頻導航雷達,一具設置在艦體前部,可幫助船艦導航,另一具設置在艦體後部,可管制直升機。由於卡沙級艦配備兩具美製AN/SPG-51照明雷達,能夠導引標準一型防空飛彈接戰。
歷經多年的戰訓洗禮,卡沙級飛彈驅逐艦依然老驥伏櫪,展現應有的戰力,守護法國海疆安全。尤其它的服役過程所得經驗與參數,已成為法國研製新一代飛彈驅逐艦最佳依據。












天馬蹄痕:我的戰鬥日記

 


作者:徐華江
出版社:高手
出版日期:2010/8/11

 


內容簡介:
     徐華江將軍在抗戰期間,座機多次被擊中,甚至墜毀迫降,都能全身而退,加上個人十分喜歡攝影,只要情況許可,一定會攜帶照相機隨時攝取鏡頭,甚至出任務時我也會將珍貴畫面做成紀錄,加上有每日撰寫戰鬥日記的習慣,如今將他個人一些之經歷記於此書中,使讀者們能藉此書更加了解從前那一段戰亂的年代。

本書特色:
第一手訪談考證和傳記本人第一手當時的戰鬥日記,外加上百張珍貴第一手照片。








國立新竹女子高中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
地址:(300)新竹市300東區中華路二段270號
電話:03-5456611#806 傳真:03-5456668
中心主任:周朝松校長  聯絡人:鍾延翔先生盧建勳先生
國立新竹女子高中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發行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